葉は花を思い 花は葉を思う


by darkness-song

八十八夜MSN群关灯之后的古龙接龙

一个炮灰。
一个彻彻底底的炮灰。
没有人知道,这个炮灰是怎么死的。
只见舞的团扇中,炮灰飞散了。
没有人看清,他是怎么飞散的。

###

宇大道:“我本以为,杀人的是止水。”
旗木动容道:“难道不是?”
宇大道:“用手里剑的是止水,但杀人的不是。”
这番话,旗木居然懂了。
于是他转身。
宇大道:“你要到哪里去?”
旗木没有回头,淡淡地道:“你不该问。”
宇大道:“可是我还是要问。”
旗木道:“那么,我只送你两个字。”
宇大道;“哪两个字?”
“厕所。”

宇大笑了,笑得前所未有的开怀。
于是旗木也笑了。
宇大飘然远去。没有人看清,他是怎么飘的。
因为看清的人,都已经死去了。
而死人是不算人的。
旗木知道这一点。
深深地,知道。
所以他闭上了眼睛。因为他不想变成死人。

###

宇二的眼睛像是要喷出火来。他厉声道:“旗木!那些事情你原本都知道?”
旗木没有否认。没有否认就是承认。
然而他却忽略了,有时候没有否认并不等于承认。旗木不能否认。
宇二怔忪了,道:“我信你如此!”
旗木道:“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宇二道:“我…………你………………”
他本伶俐无边,只是这些年遭遇风霜,又骤遭此变故,一时间竟是说不出话来。
旗木道:“这年头结巴的不流行了。”

旗木柔声道:“好孩子,你其实早该想到的。”
宇二蹙眉道:“我知道……你向来,爱那很黄很暴力的。”

###

风。
秋风。
木叶山中的秋风。
一个人。
八条狗。

###

扇。
团扇。
大大小小的团扇。
宇大就坐在这些团扇的环绕之间。
他在静静等待着。
等一个也许永远都不会来的人。
但那个人究竟来不来,对他而言已不重要。
他只是在等。

旗木家的少爷,从来都很会让人等的。

###

孤寂少年少年抬头注视他的兄弟,对方早就瞎了眼睛
一双如漆的眸子
毫无光彩地注视着空洞的前方
倒映在如星的眼睛里
是那样扣人心弦
是那样CLAMP风华绝代……
是那样如尼罗河之波涛般永恒~~~~~~~~~~~
剪不断,理还乱

###

情未了,心已死。
而死了心的人,已几乎可算是个死人。
然,生,是团扇的人,死,是团扇的……死人。
宇二明白这个道理。
所以宇二到现在还没有死。
他要活。
在无数难眠的夜晚他曾问过自己:生存,还是毁灭?
To be, or not to be?
这是个问题。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4-26 02:53 | 火影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