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は花を思い 花は葉を思う


by darkness-song

カテゴリ:魔兽天下( 27 )

摸摸自己的头。特此纪念。



SSC的最终boss瓦丝琪女士让Eq工会郁闷已久。眼看海山除了最后一个boss就要清理完了,居然还是没有把她拿下(玻璃渣你都怎么设计的……)。星期日我躲在小小号上和小七聊天,由着他们一群人在SSC开荒了三四个小时,未果。星期一上线,被抓去继续开荒。

面对这个boss,身为远程攻击的我的职责相比之下是最轻松的。然而Vashj的AOE很邪恶啊很邪恶,第三阶段的毒药很猖狂啊很猖狂,于是大家继续灭得天昏地暗地老天荒。从一开始的30%,到15%,到5%,耗费了整两个小时。在这个当头弹尽粮绝的我可怜兮兮地向RL申请回城拿药品和绷带,RL塞了我一把东西说:“下次再死了就可以回去。”

但这一次,居然就成了。托治疗的福,我这个全团HP最少的人居然活到了最后一刻,硬生生地和半个团一起拖死了龙人女王。这最后一战,我用掉了术士的糖两颗,绷带三条,大红一罐,疯狂炼金药水两罐,还有绝望祈祷。(所以说,活下来真是一件艰难的事情呀……)

当下激动得不知道东南西北了,向还在Kara里面骗牌子的小七发消息过去:Vashj DEAD, I am ALIVE。(下次他们做Vashj我想把小七拉来。我都能活到最后,他没有理由不能的。)

小凯王子,等我来做掉你罢~Hand of A'dal这称号我要定了!

(暂时热血一下,相信很快就会回到爱raid不raid的状态……)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4-15 12:43 | 魔兽天下
“扣你50DKP!”
“据我所知我没有DKP可以扣……”
“每次邀请人的时候你都不在Hama上面,你让人怎么办?”
“我不是在抱怨,只是在说事实。“

小Z血拼之后拿到T6了,工会居然(咦为什么我要说居然呢……)眼看就要把海山攻克完了,黑色神殿也被打下了一小半。大家都很激动的样子。

俺继续很淡定地看着俺那个半紫半兰还带着件绿的可怜小萨满,心中浮现出一个永恒的问题----我这废人都在啥诡异工会里啊

无语望天。

说起黑色神殿,上个周日我和小七说好了带他的小号猎人下个副本,结果一上到Hamartia屏幕上就跳出:“XXX邀请你加入队伍。”XXX者,工会会长也。我怀着莫大的不祥预感点了“接受”,然后发现大家都去黑色神殿哈皮而我也被点兵了,顿时就差没有满地打滚哭。

不过那里面其实还算满好玩的。只是不能天天晚上都一心不二干这事情,茶。(写到这里意识到,我连在游戏里面都宅得要命。= =) 小Z对我说“我们是个raiding工会嗳……”(潜台词:你不raid算哪门事情呢)。我耸肩回去:“你把我想成背着Hama和Vitamin在偷情就好了。”

进入如今工会Eq的时候,不只一个人恭喜我说我找到好(进度好)工会了。对此我只是笑着摊摊手说“我无聊了就加了他们。”虽然这么说很有装13遭雷劈的嫌疑,但他们应该知道,以我这种烂得无以复加的性格,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加入了Eq也绝对是觉得他们有我是他们的运气,不是倒过来的。(怎么说呢,俺对那工会目前还没啥感情……嗯,其实是一点感情都没有。-_-)

到最后也许会用Vitamin去raid的。我是真的不想让Hama去了……可怜的Hama。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4-10 04:12 | 魔兽天下

仍然是山口山 =_=

小七找到这日记了,拍桌子狂笑。

我把我的那个英文小故事发给了他,结果人家顺藤摸瓜把我的老巢给端了。(真不愧是像我的人呀。=v=)而且,在发现我有写关于山口山的内容之后,此人努力不懈地用Babelfish翻译了我的山口山日记

我:“那你翻译半天,都看出来了些啥?“
他:“我知道我是Little Seven……”
我:“…………………………”

Little Seven你真是太强大了,拜ing。

此君连带着自爆:“我就是为了看你写关于我的好话……”

嗯你还真是诚实的好孩子。= =

另外,2.4来到前一天晚上,生米煮成熟饭(见上篇日记)地加入了Eq工会。只要他们不拉暗牧去成天raid我就阿弥陀佛了……

关于2.4,总体还是不错。Nether Vortex和Primal Nether可以买卖了是亮点,新的徽章装备貌似也是很爽的。暴雪想让更多人在巫妖王降临之前扳倒Illidan同志,这一点很明显。太阳井的到来让很多东西都更容易拿了,不过我实在很懒……主要是,眼下毕竟是在努力装备Vitamin么。(当然暗牧小姐还是很有必要的,不然我的钱从哪里来。这世道,连游戏里面也得腰缠万贯才有安全感。=_=)

只是,Magister's Terrance去了一次,悚然发现Kael'thas王子殿下的光芒四射再也不复。自古英雄如美人,不教红颜见……僵尸?何况僵尸也罢了,可是为什么要那么传统地一片暗灰死绿~叹气ing。反正打完了是一点成就感也没有。Shattered Sun Offensive这名字好听倒是真的。

等可以换新的徽章装备了,一定要把那把匕首拿到手。还有就是等Nether Vortex的价格降下来些之后,要去做Belt of Blasting……没HP就没HP吧,叹气。我在raid里面躺地板也不是新闻了。那个逆天的治疗耳环也要考虑,不过那个是之后再之后,毕竟声望要求在那里摆着。

至于Vitamin……

Hama的徽章数量=211 (虽然一把匕首就要150,吐血)
Vita的徽章数量=0

可怜的小萨满。路漫漫其修远兮……

另,(再一次)计划和Lior同学练小号。血骑士和术士。看看这次行不行吧。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3-28 12:27 | 魔兽天下

吾家有女初长成

Vitamin,我可爱的萨满,终于满级嘹~

而且一满级就有了大鸟。小号真幸福……不过她是个采草药的,那速度对她而言很必要。影月谷转几圈,噩梦藤就哗啦哗啦地有了。总之目标是:自给自足,顺便创收。

另外终于洗了恢复,希望能和小七的坦克当黄金二人组。治疗了两次SV,DPS和CC都很到家,于是基本上都很轻松。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不拖累别人进Kara,但凡事都慢慢来吧。也把那个紫色的头盔做了。^.^

小七告诉我Krusa问他我有可能回工会去没,我很黑线地说又不是小孩子赌气,当然是想好了才离开的。事实上我现在开心了很多,因为感觉是四处勾搭人的季节又来到了。连小七都说,“我看你现在的日子也蛮不错,要raid有raid,要自由有自由。”

目前在游戏里面主要都在和Eq/LK的那一帮人混,感觉还好。不过诡异的一点是,貌似不少人已经以为我是Eq的人了。一路人某次突然密语我说:“哎你以前不是Eq的么??怎么退会了??”我否认了半天,她仍然半信半疑。(小姐我甚至没有和你一起raid过好不好。)又一次,在Vent上别人问,“Hamartia是谁?”队长介绍说“Vitamin的大号,Eq里面新来的牧师。”我瀑布汗曰:“就我所知,我从来没入过Eq……”(这位队长就是Eq的招人负责人之一…………望天。)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3-25 13:34 | 魔兽天下

all good things (come to an end)

“我以后不会再从你们这群小白这里ninja了。”
“什么嘛。你要给我们退会??”
“……唔,老天。S我要给你颗星星才行。”
“……”
“你是说真的?”
“嗯。”
“你要到哪个工会去?”
“不知道。我不是跳槽,只是退会。”

如上所述,上个星期俺退出了[前]魔兽公会。不是一个轻松的决定,不过应该是个正确的决定,而那样就够了。

比较搞笑的是,有的人听到这消息的第一反应是:“那小七走不走呢?”

我和小七又不是买一送一。= =|||| 事实上退会的事情我已经考虑了很一阵子,但是小七从来没有劝过我要如何,我更没有要他表什么态度。我离开工会纯粹是因为理念问题,而我当然知道所谓理念,实在是个私人又私人的东西。

后来和他说起这事,他说:“没有这个必要啊。又不像是Krusa在工会里面说你坏话……”
“嗯。他当然不会。”
“虽然真要说,如果一定得选择这游戏里面的谁谁谁,我会站在你这一边的。”
“可是我并不要求别人站在我这边。^_^”
“我知道。”

貌似并没有人生我的气,练小号也还会有坦克和治疗来陪我下副本。哦除了会长。

某贼在MSN上:Krusa说今晚他会解释你们之间咋样了,我很期待。
我:……WTF (汗,粗口了),这是哪个混蛋出的主意?
贼:喂,你朝我开火干什么,我只不过是个传消息的。你这么不给理由地走了,大家想知道为什么。
我:所谓不给理由就是“我不想说,请不要来问”啊!
贼:你也该知道,这种说法大概只对3%的人有用。

据某坦克说,那天晚上会长在工会频道里面说“Hama退会了”(废话),然后加了句“如果你想知道怎么回事情,可以私下来问我。”

黑线一堆……其实我真的没有和他过不去啊,对手指。 (虽然到这份上没人信了吧。) 反正到现在都还是弄得死活不见面的样子,叹气。我就说Krusa你是个别扭弱受。

不过无论如何,老子不管了~!老子要潇洒去了~!叉腰笑ing,就算一个人寂寞也比对着一群人难受的好。

对了,介绍下关于小七这个人。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3-21 04:05 | 魔兽天下

[Duncan/Catelyn]Kataphileo

Wrote this because, after my second stay in Booty Bay. I became convinced that Catelyn and Duncan had the hots for each other.

Title: Kataphileo
Pairing: Duncan/Catelyn (World of Warcraft)
Author: Renata Lord
Disclaimer: NPCs belong to Blizz, duh.


*
Kataphileo [Greek]: v., to kiss repeatedly, intensively, and earnestly.
*

写了半天不想写了,所以就这样吧。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3-19 02:06 | 魔兽天下

萌得死去活来捶地大哭

Showmanship
by Emerald Embers

http://community.livejournal.com/springkink/371827.html

啊啊啊啊啊~~

"I'm going to marry her someday," Malfurion said, and Illidan smirked before looking at his claws.

"Fight you for her."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翻滚过来翻滚过去。

那时我们还年少,梦里花落知多少……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3-09 09:16 | 魔兽天下

Illidan & Tyrande:青袖


"Greensleeves" is a traditional English folk song and tune, basically a ground of the form called a romanesca.

....A widely-believed (but completely unproven) legend is that it was composed by King Henry VIII (1491-1547) for his lover and future queen consort Anne Boleyn. Anne, the oldest daughter of Thomas Boleyn, rejected Henry's attempts to seduce her. This rejection is apparently referred to in the song, when the writer's love "cast me off discourteously." However, it is most unlikely that King Henry VIII wrote it, as the song is written in a style which was not known in England until after Henry VIII died.

It is widely acknowledged that Lady Green Sleeves was at the very least a promiscuous young woman and perhaps a prostitute. At this time, the word "green" also had sexual connotations, most notably in the phrase "a green gown", a reference to the way that grass stains might be seen on a ladies' dress if she had made love outside. An alternative explanation is that Lady Green Sleeves was, as a result of her attire, incorrectly assumed to be immoral. Her "discourteous" rejection of the singer's advances quite clearly makes the point that she is not.

(人懒于是wiki。然而上面这段真的让我黑线了……)

喜欢这歌很久了。今天想起来,居然让我感觉很Illidan/Tyrande……默

Alas my love you do me wrong
To cast me off discourteously;
And I have loved you oh so long
Delighting in your company.

I have been ready at your hand
To grant whatever thou would'st crave;
I have waged both life and land
Your love and goodwill for to have.

Greensleeves was my delight,
Greensleeves my heart of gold
Greensleeves was my heart of joy
And who but my lady Greensleeves.

对于Illidan而言,这heart of gold, heart of joy大概就是那所谓的“你是我生命中唯一留下来的,美好的那部分”:抛弃了所有的过去,除了Tyrande。

Tyrande蒲草韧如丝,Illidan也磐石无转移。只可惜Tyrande的双眼,永远停留在了那个离开了的人的身上。到了这份上也只能说Illidan是……另外一种意义而言的郎心似铁。爱就是爱,再失恋一万年也还是爱。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3-09 08:18 | 魔兽天下

仍然是关于工会的碎碎念

学分诚可贵,偷懒价更高。所以我在思量着是不是该逃了今天晚上的课……今天是元宵节吧?

工会那边的事情还是很纠结。很纠结。很TMD纠结。小七说我如果走了他不喜欢候补的暗牧选择(靠,只要舍得砸钱,谁不能当暗牧啊),所以我不能走。(同学你不是我朋友咩?你难道不该是很深明大义地挥手帕说“只要你开心就好”咩?) 还有Ros和Sneak的问题……Ros是从一华丽出场就让我无限HC到如今的,而Sneak……泪,Sneak是多么可爱的家伙。至于Krusa,我是想都不敢想了(Krusa你分明就是个弱受为什么死活要扮强受……螳螂君的名言你没听说过么)。

我对小Z说,事情到这份上不是我不想走,而是如果我走了会有很多麻烦—我给自己找的麻烦。毕竟很多时候并不是在“开心”和“难过”之间选择,而是在“某一种难过”和“另一种难过”之间选择。就像《银魂》里面阿妙说的:“已经找不回来的东西,留着或是丢下都很难熬。”

这样子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宇宙回响)

2.4出来再说?混一天算一天吧。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2-22 04:16 | 魔兽天下

一支玫瑰引发出来的囧事

“要来Karazhan吗?”

“啊,看在你送了我一支情人节玫瑰的份上,来就来吧。”

好久没杀人杀得那么爽了。反正有三个治疗在,SW:D随便用。而且恰好Soli也在—多么体贴的Soli,一有空就给我绑石头。我甚至根本不是他队组里面的人呢,泪。(当然我有Misery,有Shadow Vulnerbility……那不就是把他的输出提高了15%么。不过不管怎么Soli我爱你。暗牧和术士本来就是官配嘛。)

爽完了总是有后遗症的。邀请我过去的小Z反复密语我说:“你的输出真BT,比我们现有的那个暗牧好多了。你来我们工会吧来吧来吧来吧。”而在raid结束之后我顺口问了他们一句“你们有没有出售打击腰带”,结果大佬说“嗯AH上面有卖2200g啊,不过你应该等下次2.4出来降价——或者你可以来我们会,就不要钱了!

并不是完全没有心动,于是和他们密语了几句说了可能性,再一边做日常一边和小Z聊了下彼此的raid生涯。(小Z是那种认真的raider,和我多少是不同的。他说起某个工会就强烈星星眼,但我并不是那么容易被煞到的人:“嗯,如果他们很有诚意的叫我去帮忙我就去。好歹他们不会把我的名字读错。”)就目前看来……算是个可能的选择。虽然那次和他们会长下副本并不是很愉快,但是小Z啊Soli啊Dirk都是好人,应该不会太有问题。

不过不知道小Z口中的菜鸟暗牧是不是Dirk?如果是的话……那也还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2-16 09:59 | 魔兽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