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は花を思い 花は葉を思う


by darkness-song

カテゴリ:个人零碎( 19 )

在郁闷中爆发

1. 龙魔同志我爱你。

2. Heath是美人。美人啊美人。

3. 「千の風になって」真的把我虐到了。T_T

期末到了。年关。八号之前不会再上MSN和更新。

叹气,生活真是TMD强攻。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5-05 13:16 | 个人零碎

鲤鱼旗扯出来的一堆XXOO

今早我在通勤的路上发现一家近邻在前庭里挂着鲤鱼旗,大大小小三条。
本来都走过了,很=O=的我又倒回去细细看了看。没错,是鲤鱼旗。
第一个念头是“这里居然住着日本人?”,但又想起来我见过那家人的孩子----三个金发碧眼的男孩,在院子里面扮海盗。

等坐到了火车上才发现……我想回日本去。
望天。
对于现在的生活,其实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但是惰性越来越深刻,于是很多事情都给弄得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而且身体仍然很不怎么样。从晚上八点睡到早上七点,现在是7:43AM,我坐在火车上抱着小电打日记,整个人呵欠连天外加头痛不止。
作业没做论文没写。期末不知道怎么交差。

当然这不是环境的问题。但还是会迁怒于环境的吧。
继续打哈欠。

曾经想过等明年回中国去。(天音:这话你似乎已经说了很多年了……)不过老实说,真要回中国去长住也一时半刻没法适应的。青少期的十多年没回去,逆向文化冲击会很可观。记得我对于日本的第一印象是----“哇,满地都是黑头发嗳O_o”。何况还有Lior同学在。人家没有倒霉到那种地步吧。

啊啊啊啊啊老子一堆事情没做却无聊死了~~~~~

总之就是这么回事。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5-01 21:15 | 个人零碎

下个星期忙到死

星期一和二,上面的人要来搞学校评定。目前是草木皆兵状态。已经确定明天去加班……

星期三和四,家长会。

星期六,小K和他GF要来纽约玩。安排的活动是星期六晚大家去美琪剧院(Majestic Theatre)看《歌剧魅影》。

百老汇看过的音乐剧数一下:
《西贡小姐》
《RENT》
《悲惨世界》
《Mary Poppins》

总觉得还看过啥,但又想不起来。《Cats》没看,还是有点遗憾。等学校放假了去看《Chicago》吧~五月底到七月底,Mya小姐出演Velma Kelly呢,转圈圈。

终于写了山口山同人(超短英文BG,看天)。等下去打出来……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3-08 14:40 | 个人零碎

卧室里的生离死别

其实我是要说,终于清理了衣服,丢掉了一大堆。

Lior同学曾经常常抱怨我有太多包(绝对诽谤,此人没见过世面),还有就是太多大衣(后来发现他居然把毛衣和夹克也说成coat,pia飞之)。后来有同事对他说,“你不想想你一天到晚热衷买的那些电脑配件。在她看来,那些东西还不一样是又浪费又多余的”,此君方才释然。

不过衣服越来越多是真的,因为我从来都不怎么丢东西。再加上每次和父母见面总是被塞一包衣服,长期下来终于到了连我自己都看不下去的地步。

于是今天痛下决心,清出了一个小山包般的旧衣服。(不知道是不是可以拿去给慈善机构?)整理过程中发现我居然有很多DKNY的衣服,以及Ralph Lauren Sports(注:本人体育白痴),估计都是大学时候被塞到的。

丢掉的东西里面有一件红色毛衣,正前方有个不大不小的洞。我在东京的同人大会上买了Bleach的徽章,别了个小白的在那衣服上,于是洞就这么来了。今天对着它看了半天,还是折好放进了丢掉的那堆。

还有一件,本来想丢—大一那年自己破天荒买的,Banana Republic的一条深红暗花短裙装。不过它本身没显旧,而且裙子总是永远不嫌多的,所以还是留下来了。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2-24 08:16 | 个人零碎
某铃:你要不要我给你寄书啊盘啊啥的
某铃:啥都可以
茕蝶:真的啥~都~可~以?
某铃:…………你说八
茕蝶:艳照!
茕蝶:(开玩笑的……)
某铃:说嘛
茕蝶:摊手,我对现在中国流行啥没概念……
某铃:现在中国流行下雪……………………………………
茕蝶:话说这次艳照上了《纽约时报》………………经济版
冰炎:经济版?!
茕蝶:嗯,出发点是香港网络法律
茕蝶:不过为啥是经济呢……当时我是明白的,但是现在忘记了……

又听回了《春のかたみ》去。嗯,鼓声还是很优雅。

还有两天放假。准备滑雪去……前提是不能生病。然而我的小鬼们一个个病得惊天动地啊,叹气。总会被传染的。而且这几天骤然降温,我又是那种打死也不看天气预报的人……于是早上不拿伞冲进大雨里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了。= = (好吧我承认我生病一半来说都不能说是小鬼们的错。)

小电死而复生了。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2-14 13:55 | 个人零碎

新年快乐~

鼠年吉祥,诸君~053.gif

大年初一,按例早上八点钟上班。(还好我对这事情也没啥感觉——直到星期二下午,我也不知道星期三就是年三十,还是同事向我祝贺新年我才知道的。不过就算这样,也比某年一个雪夜窝在大学公寓里被人打电话告知眼下正是大年夜的好……)

刚踏进教务处就碰到校长和副校长。校长笑嘻嘻地说:“H小姐,新年快乐!”

“谢谢。^O^”

“你不去拜庙吗?”

“不去…………”拜庙?那不是游山玩水的时候才做的事情吗?

然后我得知其他的亚裔老师们都理直气壮请假了……

然后我就悲愤了……

“我现在说要走也来不及了吧?”

众人大笑。在一旁的L先生说:“你们等着瞧!明年这日子她可不会来了!”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2-08 12:38 | 个人零碎
我我我我见到美女了啊!
奥黛丽赫本式的大美女啊!!!
穿着牛仔裤留着短发戴着发夹都浑身上下散发出大家闺秀气息超级大美女啊!!!!

高兴地翻滚中。

(虽然……人家拿着咖啡杯的姿态,无比优雅无比高贵;而坐在同一个教室里面的我,埋头操着塑料叉子狼吞虎咽着伪中国拉面……………默。)

美女恰好坐在我对面(研究生课嘛,都是圆桌会议)。她阳光灿烂地朝我笑了一笑,我就很可耻地全身骨头酥了一半——就算巫山神女,也不见得有笑得那么好看的。

所以回来之后我就去google人家了。=_= 发现她在广西大学教过一段时期的英文,这里还有照片。(最底下那张。) 照片里面她旁边那个女孩子一看之下还真吓到我了,因为居然还有点神似我LP。O.o 而且瓶子也是在广西上的大学……

春天果然要来了……(被砸死)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2-03 09:01 | 个人零碎

周六的流水帐

中午到了皇后区和爹娘吃午饭。中间过程很好笑。(算是好笑吧……)还居然得了红包。(虽然给塞回去了………………)

然后和BF同学去买地毯,因为某些原因被店主说“真是大小姐啊”。而BF同学居然把这句听懂了。O.o 他知道“お嬢様”我不奇怪,他知道“大小姐”我就不得不悚然。而且在车子里他还听懂了俺娘和俺说的的家乡话里面几个很重要的词,继续O.o。他都是怎么知道的…… =_=|||| (以后不能随便说他坏话了?)

傍晚约了M妹妹出来吃焼き鳥。本来打算在Astor Place的B&N书店混一两个小时,却赫然发现书店已经关门大吉。

……受到了深刻的打击。

跑到Union Square去,那里的B&N也是找不到了……(也许是因为天色已暗?)只好去Forbidden Planet转了一圈,确定我对美国卡通没爱对日本动画也没多少爱。

出门沿着百老汇街继续往南,在旧书店里淘了本Mario Puzo的《The Family》。Mario Puzo先生者,《The Godfather》的原作者也。他的《The Family》写的是波奇亚家族(The Borgias),从老爹到四个儿女。

这本书,我是怀着对于Cesare先生的熊熊HC之情以及对于Cesare/Lucrezia的无限YY之心去读的。目前进度是一百多页。Cesare还不错,算是半个悲剧英雄。问题是,书中赤裸裸的Cesare/Lucrezia乱伦把我完全击沉了………官配究竟是用来打倒的么?

(虽然我要说!树同学啊!!!这里面的Cesare/Lucrezia……那关系,那些段子,完完全全就是我们曾经YY过的某个坑啊啊啊啊啊啊啊~~~~~~抱头嚎叫中)

咳嗽。

嗯,最后是和M妹妹在Oh!Taisho吃了晚饭。像所有的在美日本人一样,她很有兴致地给某些食物照了相。事实证明她也只能给东西照像,因为她给我照的看起来比较吓人……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1-29 13:35 | 个人零碎

金华火腿和爱情

记事一:

再过几个月,M妹妹肚子里的女孩就要落地了。她和孩子她爹D弟弟商量很久后,决定叫这孩子Hana。

Hana就Hana吧,Hana-chan叫起来也是可爱的。但他们决定的汉字不是花,是華。爱抬杠如我,听到这事的时候黑线无比。

“你们一个日裔美国人一个韩国人,为啥叫你们小孩‘華’?”
“为什么不能?”
“因为‘華’是中国的意思啊。我知道你的原意是華やか(华丽)的華,可是你想想中華街就知道了。”
“不管啦!我们的意思就是華やか!”
“可是人家本意明明是中国!”
“!@#$#_)#%#”
“()#%&#%#%&*#^%#&#$#&^”

…………如此重复若干次。

当然,天大地大娘亲最大,所以那姑娘还是叫華。

然,D弟弟的姓是那传说中的韩国大路姓,响当当一个Kim是也。翻译成中文那不就是金么?加上一个華……可怜的小孩的中文名赫然便是………………金华。那也还真是华丽丽的金华火腿。哦也,很好很强大。

*

记事二:

在皇后区买到了《梁祝》的CD,回来的车上一边听一边向BF同学介绍故事。(他很奇怪为什么我对曲子本身很熟……= =) 待我讲到了梁山伯同学跳墓那里,此人疑惑地说:“可是,那个女孩子不会希望他自杀的吧。”

“罗密欧和朱丽叶可以,梁先生他怎么就不行?”

“我一直都觉得罗密欧和朱丽叶很笨。”

“切,我和你说另一个中国故事!很久以前有个年轻男人,在一座桥上碰到一个女的。他们相约在桥下再次相见。男人在预定的时间到了,可是那时候河水开始涨水。他为了履行诺言,抱着柱子死不放手等着,最后就淹死啦。”

“如果他跑了活下来,以后应该会再见到那个女人的。多讽刺。”

“喂……这个好像不是重点吧…………=_=||||”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1-25 16:13 | 个人零碎
明天假期结束。还好是三天工作周。

冬季学期也是明天开始。上学期的语法学课程得了A,感觉是终于又当了次老师的乖乖学生。(其实现在你叫我干啥都好,就是别叫我写论文——我不管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会无比头疼。)

Rin/冰炎/流言/鸢尾的卡片都收到了。强大的很强大可爱的很可爱。(简短的也很简短……笑) 谢谢各位的关心。我还是这么半死不活地捱在这里啊。人生就是这么寂寞如雪(虽然托温室效应的福我们这里雪狠狠下了一场之后也就化了)。

下次拜托Lior同学买个话筒回来……毕竟答应烟花的东西欠很久了。魔兽里面的同学们也该领教下我的咆哮才对。

某熊猫兄貌似要回上海和他夫人团圆了。Athena X也报告说有了对象要努力结婚了。就连那个根据我亲身体验号称“抱根木头都比他有反应”的小K也恋爱得一塌糊涂。

一年又过去,和那些牵挂的人似乎相距得越来越远了。而我留在这里,依然没心没肺地混迹在郊区的冷清空气和布朗克斯灰暗的街道之中。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1-01 23:02 | 个人零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