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は花を思い 花は葉を思う


by darkness-song

カテゴリ:火影忍者( 14 )

被BY同学刺激了一下,所以把这个坑填了……居然写了三千字出来,我简直想给自己发勋章。==

题目:关于卡小西和带小土还有山小玲的故事
作者:茕蝶
配对:四代班全员,要看配对的请随意排列
注明:给烟花小姐 (拖欠了很久的生日礼物 = =)
再注:这绝对是个冷笑话,不好笑也不用打脸 =_=


人把宿命当个宝,宿命把人当个鸟。
—Renata Lord

*

为什么我闻到了四卡的气味??四卡??=O=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5-02 11:09 | 火影忍者
一个炮灰。
一个彻彻底底的炮灰。
没有人知道,这个炮灰是怎么死的。
只见舞的团扇中,炮灰飞散了。
没有人看清,他是怎么飞散的。

###

宇大道:“我本以为,杀人的是止水。”
旗木动容道:“难道不是?”
宇大道:“用手里剑的是止水,但杀人的不是。”
这番话,旗木居然懂了。
于是他转身。
宇大道:“你要到哪里去?”
旗木没有回头,淡淡地道:“你不该问。”
宇大道:“可是我还是要问。”
旗木道:“那么,我只送你两个字。”
宇大道;“哪两个字?”
“厕所。”

宇大笑了,笑得前所未有的开怀。
于是旗木也笑了。
宇大飘然远去。没有人看清,他是怎么飘的。
因为看清的人,都已经死去了。
而死人是不算人的。
旗木知道这一点。
深深地,知道。
所以他闭上了眼睛。因为他不想变成死人。

###

宇二的眼睛像是要喷出火来。他厉声道:“旗木!那些事情你原本都知道?”
旗木没有否认。没有否认就是承认。
然而他却忽略了,有时候没有否认并不等于承认。旗木不能否认。
宇二怔忪了,道:“我信你如此!”
旗木道:“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宇二道:“我…………你………………”
他本伶俐无边,只是这些年遭遇风霜,又骤遭此变故,一时间竟是说不出话来。
旗木道:“这年头结巴的不流行了。”

旗木柔声道:“好孩子,你其实早该想到的。”
宇二蹙眉道:“我知道……你向来,爱那很黄很暴力的。”

###

风。
秋风。
木叶山中的秋风。
一个人。
八条狗。

###

扇。
团扇。
大大小小的团扇。
宇大就坐在这些团扇的环绕之间。
他在静静等待着。
等一个也许永远都不会来的人。
但那个人究竟来不来,对他而言已不重要。
他只是在等。

旗木家的少爷,从来都很会让人等的。

###

孤寂少年少年抬头注视他的兄弟,对方早就瞎了眼睛
一双如漆的眸子
毫无光彩地注视着空洞的前方
倒映在如星的眼睛里
是那样扣人心弦
是那样CLAMP风华绝代……
是那样如尼罗河之波涛般永恒~~~~~~~~~~~
剪不断,理还乱

###

情未了,心已死。
而死了心的人,已几乎可算是个死人。
然,生,是团扇的人,死,是团扇的……死人。
宇二明白这个道理。
所以宇二到现在还没有死。
他要活。
在无数难眠的夜晚他曾问过自己:生存,还是毁灭?
To be, or not to be?
这是个问题。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4-26 02:53 | 火影忍者

恨み、聞き届けたり。

啊,俺CJ的,幼小的,受伤的,心灵啊!啊,苍天啊大地啊!啊,该对我负责的那位同学出来补偿我吧!!!!!!!!!!!!!!!!
SM同学我就是说你是个有趣的家伙嘛。^o^

虽然就原则而言本人谢绝为不是第一次的事情负责,但手上的确有伪卡玲英文一篇可以努力完成。(冰炎曰:卡很受!昆虫:.......你去死)

骨子里我是认定玲早就嫁给别人生小孩去了,茶。虽然当年是她甩掉卡卡西的,但说老实话在我的认知中那根本就是卡卡西逼着她甩掉的自己。外传里面的那个少年卡卡西,就当BF这项任务而言,绝对是まだまだだね。小孩子情商不高啊没办法。

话说我的英文同人越写越BG去了,远目。原来这就是POT的ATA,我连英文的也写不出来。(好吧这是借口。我写不出ATA是因为原著本来就没有看过太久,然后就抛弃许废了……)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2-01 05:13 | 火影忍者

写到哪里算哪里

电脑由Vista重装回XP。Rin传给我O Fortuna,很好听。

山口山在逐步少玩。(相对而言……) 如果不是小七也许我也就不玩了,汗个。

因为幻沙小姐的生日,很有诚意地把《上善若水》又翻了出来。填着填着发现少年(幼年?= =)的哥哥似乎被我写得……有点“居然也还是凡人啊”这种感觉。啊,要是真能写成这样也不错吧。止水恋童我是不管的,反正这帽子没扣到卡某人头上。哥哥你病迷糊了要抓错卡某人的手那也不是我的问题了…………………………

目前对于宇家的理解是:人渣是怎样炼成的。从止水到老哥都算。

不过为啥这文里面横竖看起来止某人都是喜欢的卡?远目ing……虽然如果要说真的,更重要的问题恐怕是“人渣也可以谈恋爱吗?”

不可以吗?
可以吗?
不可以吗???
…………………………

写出来大概就知道了,叹气。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1-30 09:47 | 火影忍者

无良存档

http://www.arsiel.net/kakashi/cgi-bin/topic.cgi?forum=2&topic=1497&show=75
六日菖蒲 (卡佐)

http://www.arsiel.net/kakashi/cgi-bin/topic.cgi?forum=2&topic=1549&show=75
桥 (卡佐)

http://www.arsiel.net/kakashi/cgi-bin/topic.cgi?forum=2&topic=1508&show=50
太阳花圃 (ALL/阿红/卡佐)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1-29 12:20 | 火影忍者
……其实看着这标题就觉得,该说的已经差不多说完了…………

想一想,所谓火影剧情就是,让你吐血,吐着吐着也就习惯了。而且到了最后神经无比坚强,大有百毒不侵的架势。(虽然也就是个架势而已。等哇唬到自家本命身上了就知道,人人的心中都有一个结……)

啊对了还有这个

摸~
MS卡伊卡饭和鼬卡鼬&佐卡佐饭是有宿怨的……N年以前曾经海掐过,不过现在大家基本上越来越低调了……嘛嘛~有爱就好……
№107 ☆☆☆恩于2008-01-26 22:18:51留言☆☆☆

微笑
这位同学,在当年(寒一个)当事人之一的俺看来
这事情……很复杂
后果……很囧
从一开始的共存到后面的界限分明老死不相往来……怎么说呢。这些年来AB可以抽风,坑可以弃,人可以玩失踪,但那道梁子,却是不会消失的。俺们很少出来掐并不等于俺们不能掐哦。^_^
№120 ☆☆☆io于2008-01-26 22:56:03留言☆☆☆

--------我是无辜的分割线--------

然而,恶毒是很费精力的。所以我在三秒钟之后就注意力转移,看着SM同学的哀嚎咧嘴大笑。(哦这似乎仍然是恶毒……)然后就很有兴趣地去看《美丽人生》了。

(SM同学是很有趣的人。真的。056.gif)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1-28 12:57 | 火影忍者

这个夏天北极冷

沙罗:你说鸣某是太子的震撼比较大呢还是卡某要当火影的震撼大呢
茕蝶:绝对是后面
茕蝶:我家大人为什么要去当火影啊…………职业安全系数太低了啊
沙罗:其实我也这样想的………………
沙罗:但是往好的地方想,卡佐一起殉情的概率大大的提升了呢…………

AB开的又一个国际玩笑……
[PR]
by darkness-song | 2007-08-29 00:02 | 火影忍者

十日谈

茕蝶:对了我似乎听到了很让人xxoo的消息啊,关于连载……
琥珀:恩 是的 没错 完全正确……不要跟我重复那个可怕的事情……
茕蝶:无限远目
琥珀:那个老四 再也再也不是我们那个老四了……
茕蝶:大笑
茕蝶:貌似的确啊
茕蝶:嗯……it was fun while it lasted
琥珀:唉 这个结果实在……太欧亨利了……
茕蝶:欧亨利不会做这么狗血的事情的
茕蝶:我倒是想起十日谈

Bye Yondy. See ya. ^_^
[PR]
by darkness-song | 2007-08-25 23:58 | 火影忍者
WOK,明明是和《散华》同一个背景的,为什么日站的同学就写得出火花四绽的18R佐卡来啊!!!太过分了。

但是话说回来,为啥卡某人你碰到佐助同学就永远是这种要么欺负人要么被人欺负的关系呀……?果然是小黄书看多了RP不够好么?(而且更可怕的是佐助同学如今不欺负他我都已经不习惯了。)

对于这两个人已经完全没有语言。同人看得太多,几乎(还好只是几乎)像是戏子的脸上涂抹了太多层粉妆让我认不出本来面目----而且谁说这本来面目就一定会是让人欢喜的东西呢?

「ならカカシもいるのか?」

何必相见。不见才有思念。
[PR]
by darkness-song | 2007-04-21 14:11 | 火影忍者

in absentia

"That war is long over. We won. Kakashi, let it go."

他说不。

"Then, at least, let me go."

*

He was my North, my South, my East and West.
My working week and my Sunday rest,
My noon, my midnight, my talk, my song,
I thought that love would last forever, I was wrong.
—W. H. Auden, "Stop All the Clocks"
[PR]
by darkness-song | 2007-04-19 13:05 | 火影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