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は花を思い 花は葉を思う


by darkness-song

カテゴリ:同人感想( 7 )

ヒカル

愛しいよ、大切だよ、だいすきだよ…きっと言葉では伝えきれないだろう。
オレの中に根付く、彼への感情は。汚いものだらけの中で、そこだけは、凛と輝いている。
どんな場面でも、そこだけは、美しく輝いている。

――ああ、人はなんていとしく、もろくて、美しいんだろう。

アベマチコさま《Forget Me Nots》より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4-17 09:14 | 同人感想
『腐女子限定バトン』

※好きなキャラ又は好きなCPをひとつずつ答える
※ない場合は×
※答え終わったら最後にジャンルを一つ追加する。

此人喜欢的人物太多,一般而言只列CP了。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2-29 11:21 | 同人感想

看上一个坑

[银英][菲亚]流金之夏 by 米西纳斯

虽然亚力的影子比较淡薄,但很欣赏作者对于菲里的刻画——相当有血有肉。

如果要挑剔什么,那么就是最近一章故事情节的发展让我Orz了一百遍啊一百遍。不过……换了别人大概会喜欢的吧。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2-17 22:43 | 同人感想

一吻定情,二吻穿心

前阵子发现了一个古希腊语里面的词,录成英文的话大致是Kataphileo,含义是“缠绵的热吻” (to kiss repeatedly, intensively, and earnestly)。亚历山大大帝和Bagogas在军队面前的吻,就被描述成是Kataphileo。不过让我真正对这个词产生兴趣的是,圣经里面的犹太之吻就是被写成Kataphileo。(虽然——耶和华带走摩西灵魂的时候,是否也是用的这Kataphileo?)

总之在用这个当题目写英文的山口山BG同人。(汗)是两个小小NPC之间的事情。一个女孩子拜托你帮她从一个英俊的海盗少年那里拿回一把匕首,这样的一个任务。我初玩的时候没有多想什么,但是这次和小七一起练小号再临珍宝港,很笃定地对小七说“他们两个之间肯定有一档子”。然而是BE啊~远目。虽然我萌的就是那种彼此挑拨,刀光剑影之间忍不住偷偷看一眼的感情。

可怜我本来以为如果我要写山口山同人,肯定会是写伊利丹和泰兰德的。事实再一次证明,我对弟弟抢老哥的情人这种段子永远不会失去兴趣,不管是BL还是BG。=_=|||| (哦前提是我要待见那个情人,所以《星座宫神话》里面的迪梅特尔女士就还是算了……哈笛先生你为什么不就从了典伊小姐啊,飚泪) 不过伊利丹你那也还真是,情到深处无怨尤……当倒贴成为一种习惯,事情就很可怕了。

我平时不是说倒贴的人EQ太低让人BS的么?为什么碰到伊利丹同志就不一样了呢?这甚至不是一个男追女vs女追男的问题。看我喜欢的那些女性就知道:《火王》的佛萝纳,《星座宫神话》的典伊,《五星物语》的爱夏……而且,很长一段时间都为佛萝纳的那句“就算知道玫瑰将无,我的爱仍永志不渝”迷得神魂颠倒。(英文里面,《White Flag》的歌词和这一句有异曲同工之妙:“I will go down with this ship, I won't throw my hands up and surrender. There will be no white flag above my door. I'm in love, and always will be.”)

无关联PS:
读了三島由紀夫的《爱的饥渴》前面几章。感觉好……奇怪。不是说无法理解那种心态,但还真是奇怪。
郁达夫的《沉沦》,除了=_=也就只有Orz的份。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2-15 13:24 | 同人感想

席慕容= =

我如何舍得与你重逢
当只有在你心中仍深藏着的我的青春
还正如水般澄澈
山般葱茏


为啥我在读席慕容那些CJ无比的诗呢…………||||
满篇都是忧伤岁月和沧桑热泪,寒死。而且不少还上帝视角加自恋口气……
但好歹有些还是喜欢的。

若有一种爱是永不能相见
永不能启口
永不能再想起
就好像永不能燃起的火种


这是我喜欢的调子呀。>.< 它适合某个阶段的Bleach夜碎……虽然碎蜂本命如我,是不忍心让蜂那么纠结的。(或者银白也可以?满地打滚地笑。)

而且可以篡改一下原文:“若有一种爱是永不会相见,永不会启口,永不会再想起,就好像永不会燃起的火种。”—顿时从苦情变成绝情,或者起码是绝决。这样的感情可以参见:Ayrton挂掉之后的MS先生,雾风挂掉之后的龙魔老大,或者……或者出嫁之后的斎藤归蝶(orz)。

不是说不爱,也不是说不爱了……只是,因为爱能够带来如此深重的疼痛,于是宁愿选择把它全部封印到那段过去的生命中去。(翻译成白话就是:靠!老子不玩了!)
[PR]
by darkness-song | 2007-12-04 14:50 | 同人感想
《Luminescence》 by Cherrie
He could threaten the most dangerous of Hunters but he couldn't even challenge this assassin in a staring game. He supposed that Illumi just had better eyes than him. Too bad for him then.
英文的西伊是爱啊~是爱啊。看着西索大人和小伊一点一点地为了对方沉沦,是很有成就感(啥?)的事情呢。(作者:文又不是你写的……||||)

*

《A Perfect World》 by bangong
在颇为短暂的T受命生涯中我很是看过几篇可爱的T受文,《A Perfect World》这个坑就是其中之一。
说它可爱,大概是因为其间的人物——橘子很可爱,不二很可爱,就连观月都很可爱(咦我为什么要说“就连”呢……)。至于女王和部长,没存在感就当不存在。(那里面的女王不就是一整用银子来砸马子的德行么?汗笑)
不过说起来……除了钱财和权势,女王的华丽到底要用什么来体现呢?这个问题让我考虑了很久。理所当然地,想起诸多文里面看过的,“女王为了部长被家里赶出来”这种设定。(然后就想起了某人和某人的某个历史陨石坑,顿时那一个庐山瀑布汗飞流直下三千尺……= =||||)
还是喜欢《Star》里面的说法:“love is love and life is life.”
不过不管怎么说……谈恋爱这种事情,终究还是刀山火海枪林弹雨,不把自己交出去不行啊。^_^ (反面例子很多,大家都把这种折腾法子叫做闷骚……)

*

《DELUSION》 by 草加ミチル
相当完美的原著ATA。
背景设在在305-306(又名:许废去死还我女王头发)一段之后,A和T的相遇和对话。
想去想来,我看过的ATA日文同人里面,单说印象深刻的二人互动的话,恐怕还是这里面A对T说:“输掉了啊。”的那一节。
同人作者的力量是可怕的。《DELUSION》能让我(暂时地)抛开对于双部炮灰命运(以及龙马主角命运)的怨念,只是静心屏气地注视着那两个各有执念的少年。(啥?你说他们都还只是初中生?本人一贯把POT各位王子都自动转换成高中生……)手塚为了青学,而跡部为了他自己。
光说王者风范,记忆中没有比这更加刻画得让我心悦诚服的跡部了。(要说贵公子/恶霸/独裁者倒是有其它文选,偷笑ing。)
能在那样一场比赛中竭尽全力然后输掉,在教练面前面不改色,面对别人的嘲笑只是阻止樺地去惹事,和手塚以真面目讨论那场比赛的缘由和意义——然而在最后道别的时候……

“如果[刚才那场球]那小子被我打得满地爬,你可要怎么办?”
手塚凝视着球拍微笑了。
“这样还算支柱?青学的人听见不昏死才怪。”
“也许吧。”
跡部给了一个疲倦的苦笑。
“青学的……支柱吗?”叹了口气,他垂下了眼睛。“和那个时候一样,我又没能明白你的心思。”
“………………”
“樺地在外面等我,”跡部站了起来。“回头见。”

手塚注意到了,起身要走的跡部的脚下有那么一点不稳的迹象。不过就算如此,他并没有出手拉对方一把的打算——那样只会再度招来跡部的拒绝的吧。
然而在他看到矿泉水瓶从跡部的左手中滑落的那一刻,手塚不自主地伸出他的手,环抱住了跡部的身体。
“跡部。”
水瓶落在了两人的脚边。手塚只是盯着那瓶子,而跡部在他耳边轻轻地说道:
“输了啊。”
“………………”
“很奇怪吧。事到如今……”

手塚意识到跡部的右肩在震动着,于是便放开了他。跡部低头看着自己刚才握着矿泉水瓶的左手。那只手也在微微地发抖。
“哈哈……停不住呢。”
跡部伸出右手去止住左手的震动。有水滴落在那手背上。
“输掉了啊。”
跡部将右臂环绕在手塚的背后,紧紧地抓住了对方的衣服。他的手指仍然在颤抖着。然而在手塚回应他的拥抱那一刻,他的手腕也加入了力度。
他说:
“——我会越过[这个坎]的。”

不愧是我爱的那个跡部景吾啊。^_^

而从龙马角度的一段:

「あの人、本当に王(King)だった」
 手塚は歩いていく。越前は被った帽子のつばを下げて再び言った。
「……あんたを負かすにふさわしい人でよかった」
 青学の柱は、やはり振り向きもしなかった。

“那个人,真的是是王者呢。”
手塚迈开了步子。越前低了低他的帽檐,继续说道:
“……是个有资格打败你的人,太好了。”
青学的柱子,究竟是没有回头。

*

《Gold Lion Kindergarten》 by 纳拉
笑得直打滚。
帝国第一开心果原来是奥贝斯坦元帅!
您和罗严塔尔元帅应该去当相声搭档~~~ >o<

证据:
“罗严塔尔元帅,请您让您儿子把狗还给下官好不好?”
“非常抱歉,奥贝斯坦元帅,下官不能替儿子决定。”
“您儿子也不能替我的狗决定。”
“那么就请您的狗去和我的儿子去解决好了。”

另外再偷一段:
“奥贝斯坦元帅,能请你拿些方糖来吗?皇帝陛下想喝甜牛奶。”
“我说过多少次了,吉尔菲艾斯大公,晚上吃糖对牙齿不好。”
“对不起,这杯牛奶请拿一下。那个……请问,奥贝斯坦元帅,你把糖藏在哪里了?”
“告诉你的话就不叫藏了。”
“没关系,我自己去找。”
“不用找了,我带回家了。”
“……奥贝斯坦元帅,你怎么可以……”
“那本来就是我买的。”
“既然你本来就是买来给皇帝的,你为什么不让他吃呢?”
“我没让他在晚上吃。”
“那如果你带回去了,你让皇帝白天怎么吃呢?”
“为了确保不得蛀牙,皇帝陛下就委屈点,白天也不要吃糖了。”

末了按例振臂一呼:罗某人,我究竟是爱你的呀!!!!
[PR]
by darkness-song | 2007-11-04 10:39 | 同人感想
One Piece:碧香
Bones: Booth/Camille
Il Divo: David Miller/Urs Bühler
古镜奇谭: 帝昀/尚轩
宝塚:和央ようか/花總まり
[PR]
by darkness-song | 2007-03-25 11:00 | 同人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