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は花を思い 花は葉を思う


by darkness-song

カテゴリ:Formula 1( 6 )

过把瘾再死

首先是烟花同学问我看过某杀手架空的ASMS文没有。
我很老实地说,没有。
然后加了一句:我不要看。

(我对非自己yy出来的架空文有几乎是不可逾越的心理障碍,虽然日文同人继续不在此例。)

不过后来终究是看了。我承认是跳着看的(理由见上), 但喜欢的地方倒真是喜欢。

“你爱Ayrton?”Felipe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Michael相同的问题,那个连Rubens都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
Michael闭上眼睛,好像在想些什么,然后用极温柔的语调说,“爱或不爱,又有什么关系?”
(呃然后我就跳啊跳,跳啊跳,一直跳到结尾去了。)

Michael带着被摔碎的文竹走进花店,文竹需要重新配一个花盆。
花店的布局依然没变,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最初的样子。
结账的时候,有个男孩跑进店里,红着脸问店员,该送什么花给心爱的姑娘。
“送文竹吧。”Michael接过自己的盆栽,对男孩说。
“为什么?”男孩问道。
Michael笑着拍了拍男孩的肩膀,“因为文竹是永恒的意思。”

街上,阳光明媚。Michael看了看手中的文竹,“回家吧,Ayrton。”
其实是很完美的结局了,从某种意义而言。沙罗抱怨Ayrton没有主角命死掉了,而对此我的回复是“人家的文,人家的主角,那个不是我能指望的……再说他人本来就死了,又不是活得好好的被作者挂了。”

然后就去翻人家的吧。发现了强到逆天的对话。

概括之,就是一首“春风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而引发的血案

“这首歌,太适合塞叔叔了。囧……我又萌回去了。咋办?现在让某人殉情来来得及不?表再见~表再见~”
“PIA之!大把的JQ还没发展呢,等JQ够了再殉!”

茕蝶:“等JQ够了再殉!”
茕蝶:简直太经典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沙罗:所谓的“活要见人死要奸尸”
茕蝶:………………………………………………你何必呢
[PR]
by darkness-song | 2007-08-11 16:10 | Formula 1
纵使年月流去
众多记忆磨损
是仍在那里,我看见你
闪亮的黑眼睛,微笑的唇
—Clark Crouch,「Somewhere in Time」

标题:一个名叫圣保罗的城市
原作:Renata Lord
翻译:烟花绽放 & Renata Lord
配对:Ayrton Senna/Michael Schumacher


他被埋葬在那里,而从那以后我再没去看过他。
[PR]
by darkness-song | 2007-07-10 23:22 | Formula 1

五月一号死人节

Mi cabello blanqueó y mi vida se va
Ya la muerte me llama y no quiero morir
Alejado de tí amor del alma.

My hair has turned white as my life slow fades,
Death seems to call.
And I don’t want to die separated from you, love of my soul.


(adapted from "En mi Viejo San Juan", with apologies to Noel Estrada and Eric Velasquez)
[PR]
by darkness-song | 2007-05-01 13:09 | Formula 1
和沙罗学术地讨论YY了一下Ayrton死后的M同学。

否认->愤怒->交涉->悲伤->接受,是这么一个过程的……
[PR]
by darkness-song | 2007-04-15 14:30 | Formula 1
深吸气。

这文的成立前提有三,都是不可能的任务。第三条尤其极恶。

没有足够的爱和腐就请不要进来,对你我都好= =
[PR]
by darkness-song | 2007-03-27 12:59 | Formula 1

在写莲花传奇

我写文总是在脑袋里面拍电影/做梦再付诸文字,是一个从视觉到声音的过程。(或者说,基本上就是一个自说梦话的过程。要弄出能给人看的东西,真难啊…………)

扯远了。既然写出文来,脑子里一定是先“拍摄”了方块字所表达的情节的。所以写着写着莲花传奇,恍惚之间只觉得Ayrton还活得好好的。因为我分明看见他和那个小孩一起在游泳池里追逐打闹,水花四处扑散。 就连大人和小孩的笑声还有水的声音,也清晰可闻。

很高兴。虽然是那种酸酸的感觉。

仍然是那句话:只可惜饶我情书写得再怎么天花乱坠,他也没法起死回生。
[PR]
by darkness-song | 2007-03-27 11:29 | Formula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