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は花を思い 花は葉を思う


by darkness-song

<   2007年 11月 ( 7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Raid和下英雄副本感觉单调了,于是开始练小号。毕竟万众企盼的2.3补丁就在今天发布。这是继续十人队伍的季节!这是练小号的季节!(俨然魔兽第二春。)

和朋友一起练小号,觉得很愉快:基本上不用自己跑路,而且有只熊熊冲在前面帮我挨打。而且呢,因为大号有钱了,可以在小号上面稍微挥霍一下。毕竟我坚决不洗天赋(当然也没人叫我洗……),稍微做点每日任务(没时间的时候一天只做一两个= =),打打元素怪,一天一次炼金转化,再四天一次洗洗布,于是虽然绝对不是富人但也不至于穷死。附魔之类的材料,除了各种碎片也基本上都是自己去打的。

嗯,想写写关于我的各个号。
[PR]
by darkness-song | 2007-11-14 12:09 | 魔兽天下
萌了就是萌了,于是我开始给龙魔写情书。从雾风的角度写起。

不过切入正题前先插句—
这个真人版的龙魔造型为:左眼被遮着的忍者,是个妖瞳,眼罩取下来能有逆天的力量,用了这力量后还会体力透支让同伴担心。
喂我说同学……………为啥这设定听起来如此似曾相识呢………|||||

认真地说,龙雾是相当有得萌的一对。不过眼下我的主要困扰是,不知道是要写原作版本的雾风还是真人版的。(至于龙魔当然要写真人版的。=v=)

从两人关系而言,要说JQ肯定是比较人性温情化的真人版里面更多。从龙魔“独断大男人样”(日本粉丝语)的那一句“それは俺が決めることだ”到两个人被兰子打断的私会(误),都是让我狼血沸腾的东西。可是呢,真人版的龙魔大哥又有一句“[小次郎]让我想起从前的你”,让我不知道要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这样一个雾风。虽然也不是没可能是在说项羽,但拜托,那时候项羽是在SM调教小次郎啊。= =|||| 尽管雾风死不认账,但龙魔并不是真的会开那种玩笑的人吧。

从目前看来真人版有喜欢胡编乱造背景故事的倾向(虽然我也承认这样更让人萌……),比如小龙就平白无故背了个嫉恨哥哥的玻璃罪名,再加上白虎和紫炎的金玉之盟。如果编剧搞个雾风的背景故事出来……那就只有囧了。幼驯染是我喜闻乐见的东西,可是,可是我比较喜欢自己胡编乱造………………(参见:带土阿哥和卡某人。)

对眼下手里的龙雾坑,我是这样设想的:幼年的雾风身体不好于是被禁足在家(= =|||||),但被一个少年拉风的龙魔影响因为某些原因立志成为忍者。本着主角定胜天的原则(他好歹在我这里是主角),他成功地蜕变为了风魔最强的战士之一。很萌的一个片段是:有人想要欺负还没出头的雾风,而阿风对此的反应是毫不犹豫地向对方脸上狠狠揍了一拳。恰好在那一刻他又瞟到了龙魔也在,于是……于是就揍了一拳。(囧)

然后……还没想好。= =||||

我本来只是想表达那样一种憧憬……因为时间的沉淀,被温柔而坚决地刻在了生命里的感觉。就算什么也不说出口,也仍然是和呼吸一样自然而然存在着的东西。那样的雾风是如此地爱慕着龙魔,虽然也许他自己都不知道—或者说,永远不会刻意去想爱或者不爱那种事情。

他并不期望什么,于是也没有得到。

-------我是黄金时段八点档的分割线-------

可是YY的劲头上来之后,似乎也无法为这种程度的暧昧满足。毕竟龙雾龙雾地叫着,还是该要多写写龙魔老大的。感觉上平时里的龙魔本着大男人架子对雾风并不如何温柔—在外面一定要有一族战士的领头人气派,而就算在两人独处时也难免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所幸雾风这位腹黑王子也是个狠角,于是在某种范围内可以给龙魔针锋相对地顶回去。

这种关系可以完美地参见真人版:(为了无法阻止龙魔而内疚的)雾风去看望龙魔,龙魔不怎么领情另加说冷笑话。雾风对此的反应是顶嘴+转身就走,可龙魔偏又要关心他行踪(“你再不爽我,我叫你站住你敢不站住么?”)。在得知阿风要去单人侦察后龙魔要他带帮手,但雾风坚守阵地,说不带就是(说)不带。(“你再怎么龙头老大,我真不想做的事情你能叫我做么?”)

一如既往地,最囧的场景出现在事情结束之后:雾风离去之后龙魔的唇边浮现出了标准的“邪魅一笑”;而雾风……刘鹏要跟着他去,他也没有拒绝。(感觉上如果他真的执意要一个人去,刘鹏那个老好人也绝对没有办法。)所以呢结论就是:敢情阿风你也知道龙魔是对的,不听你老公的话只是为了赌气啊……||||

话说回来了……雾风内疚的是他没能够阻止龙魔使用那只眼睛。可是我就很奇怪耶王子殿下,又不是剔骨削肉,你有啥立场去阻止他?(战友?参谋?爱人?=v=)而对于他的感叹,同为龙魔左右腕的刘鹏反应又如何?很简单的一句“谁也阻止不了龙魔。”难道深思熟虑腹黑尖锐如雾风,真的不会明白这一点么?可是……一定是认为,自己对于龙魔,应该是“特别”的吧。所以对于这种不可能的任务,在绝望之中才会仍然抱有那么一线希望。

只是他没法做到。龙魔仍然是龙魔。

(嗯,以下开始变本加厉地胡说八道。)

不管外表如何不驯,雾风在心里应该是明白的—为了龙魔,他已经把花朵低到了尘土中去。他的骄傲不会允许他喜欢这样的自己,特别是在龙魔这家伙没有太多反应的情况下。(或者说,龙魔表达爱情的方式比较不动声色……)然而就算如此,他仍然无法放弃。

写得太长了。下次来说龙魔。
[PR]
by darkness-song | 2007-11-11 00:30 | 風魔小次郎

雾风之死,(JQ)重于泰山

《风魔小次郎》原作跳着稍微复习了一下,收获很大。

首先是,发现雾风死得比我记忆中的晚很多,差不多是到了最后半本才挂的。而且龙魔更是到最后也没死。(又一个本命活下来了!虽然还是逃不脱残疾人的名号……)

但真正让我@_@的是雾风王子的死法。(我不习惯叫雾姬,还是按日本同好们的说法叫雾风王子吧。)

背景:风魔被华恶崇灭得稀里哗啦的,但阿风活下来了,而且去单挑幕后BOSS死纹。可惜他被死纹精神控制反去砍他老公龙魔,于是就出现了种种“???”事迹。

事迹1:龙魔明知内乱是叛徒所起,但被雾风砍的时候从头到尾都毫不怀疑阿风是受了操纵的。
联想1:在龙魔心目中,雾风虽然腹黑却绝对不会背叛风魔。(嗯,多么坚定的信念啊。)

事迹2:操纵之下的雾风本意是要杀龙魔,却一剑穿心了自己。
联想2:典型的“为什么我的身体不听我的话”这样的狗血段子。

事迹3:雾风死都死了,却还会用手指写血书揭露真凶。
联想3:想起了《圣传》里面的沙罗(就是夜叉王先生的弟媳妇,尸体被一刀劈成两段那位)——人家就算死了,血也会流向心的所去之处。而且鉴于他写了很大一堆而且又是忍者的秘密文字(见原画),请允许我认为他写下的除了死纹的名字还有给他老公的煽情遗书,小次郎和小龙都看不懂的那种。(血中有誓两心知?对不起我错了……)

事迹4:龙魔对于雾风之死的反应。
联想4:嗯,要知道原作里面的龙魔那完全就是一个铁打的人啊……鉴于他在此时一反常态的的激烈反应,我自动认为他脸颊上的那(非深色)液体是泪水……

在原作的结尾,风魔族的战士们就剩下了小次郎和龙魔两个。可诡异的是,龙魔在续作《柳生暗杀帖》里面却完全没有亮相,说是行踪不明。喂我说龙魔大哥,你这个超能力战士所谓一族的骄傲怎么就扔下风魔不管了咧?一定肯定大概应该也许是因为雾风死了,你便万念俱灰抱着旧日的回忆独自流浪天涯去了……(如果是十年前的我,估计还要加上一段你是去寻找让雾风复活的方法的,囧ing。)
[PR]
by darkness-song | 2007-11-09 10:56 | 風魔小次郎

龙魔!龙魔!

想看《风魔小次郎》。可是,没有地方下……哀怨地蹲ing。

主要原因是:龙魔看起来好帅的。>.< 本来觉得他和小次郎大概是一对(难得让我看到一个顺眼的主角啊……),可是在XQ上那个很有爱的JQ帖里面看到一句“[小次郎]抢雾风妈妈的话会被龙魔爸爸关镜子”,顿时囧得不知说什么好了。再加上在原作里面我对雾风也很有爱,于是……嗯,龙魔爸爸和雾风妈妈是王道!王道!小次郎就是那越前龙马一般的存在!(呃……其实我啥也没说……)

当然雾风到最后是死了。可是人生自古谁无死(啥?),而且龙魔在风魔叛乱篇里面不也是挂了么……不过在我的记忆中龙魔其实也就是个一辉第三(第二当然是武藏这个妹控),总死得不安分,一不留心就又活过来了。

车田的原作中,我记忆最深的倒不是夜叉篇而是圣剑篇——这主要归功于红莲剑的伊达总司(人漂亮剑也漂亮)以及作者对于圣剑对决的BT设定。话说我当时一直没弄懂为啥那些人一个个都必须得死于是觉得很可惜,现在想起来……根本就是浪费帅哥资源啊!这又不是POT,今年输了明年可以再来(虽然明年保证也还是青学赢的……)。

总而言之,我要看《风魔小次郎》!!!!!

我还要写同人!!! (喂= =)
[PR]
by darkness-song | 2007-11-07 06:17 | 風魔小次郎

We are X

逛Youtube看到X-Japan的台场复出,一开始还真的是吃了一惊——YO你这十年来好歹算是人模人样的,怎么一回归就又人妖无敌了?连带Heath也化了妆出来卖色相(幸好还有色相可以卖……)。生活硬生生打了两个U转的Toshi倒是没看出来有什么变化,仍然是那夹克加墨镜。只是没看见Pata(Pata大叔果然是被无视的命啊;虽然真要说,那群妖孽们早已个个都是大叔)。

台下的粉丝们人头涌动。(日本粉丝的确比较有创意:一万人聚集,要防止人拥挤的口号居然是“如果有人受伤了Yoshiki会哭的。”) 有几个女孩围成一圈很有元气地叫着“We are - X!”“We are - X!”“We are - X!”

有那么一霎以为昨日重现。然而随后就看到YO那个混蛋(他是我本命我也一样要说,他干的不少事情的确比较混蛋)把hide的娃娃抱在胸前,说“要和hide一起”重新面向世界。

一愣之下,发现镜头已经转向台下举着hide娃娃的人们。那些长长红色假发在一片黑暗中很抢眼。只是和Tokyo Dome的Last Live不同,这次人山人海里传出来的声音,除了“X”便竟已全是Yoshiki的名字。

突然之间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hide你看,他们回来了啊。起起落落悲欢离合的,十年之后大家又抬头不见低头见了。

We are X. We are still X.

是的hide,你看一切都很好,一切都不曾改变。YO还是那个光着上身打鼓不怕残废的YO,Toshi还是那个扯着沙嗓子吼Yo写的歌词的Toshi,就连Heath和Pata也还是在灯光照不到的地方沉默地拨弄着旋律的Heath和Pata。X-Japan,也仍然是那个万众景仰的神话组合X-Japan。

曾经以为我所要求的很少,就连X的重新结集也不敢奢求。曾经只是希望活着的人能好好地过日子,希望YO和Toshi这两人能在尘埃落尽后再一次坐到彼此的面前。初在LJ朋友页上看到X-Japan复活的新闻,觉得对于所有的人而言那都是一个重新的开始。然而看到YO怀中的那个红发娃娃才知道,有什么东西无法弥补但也不忍放弃。

你看一切都很好,hide。

We are X, and you are with us.
[PR]
by darkness-song | 2007-11-06 14:38 | 个人零碎

Little Gold & Little Black

上课教二年级数学(-9 = -10 +1),我让小鬼们把手举起来数数。其中小黑是一如既往地懒,我只好时时刻刻盯着他让他乖乖把三个手指头亮出来好让我做示范。

“喂,我有说了让你把手放下来的吗?”我毫不客气扯着他的手,发现他有着又白又胖的手指。一捏它们感觉软绵绵的,让我不由得想起小时候在朋友家养的蚕。

“噢糟糕,还不能放啊?”小黑毫无愧意地说,手指头在我的魔掌中稍微作了一下最后的挣扎。

不过懒归懒,小黑今年上课居然专心点了。当然这是和去年比较所以其实他还是不怎么专心,但现在他起码会自动试图做我给他布置的课堂作业,光这一点已经让我想给祖坟烧香。

*

而小金呢?小金现在不归我管了。今年的口号是要小班,于是我的二年级和幼稚园学生们很多都被分给其他的老师们教了。不过我在开学第一天碰到了小金。他那一头卷发本来被剪了个草坪头,但在一个夏天之后浑然又是飞流直下一路浪花卷。他看到我的第一反应是笑得像我要给他饼干一样,随后给我来了个拦腰抱。

“H小姐!H小姐!”
“小金,你这个夏天过得怎么样啊?”
“很好玩!”
“那就好。你都去了哪儿?”
“我去了公园!”

我在内心Orz的同时想起,对于我的学生们而言,好玩的事情基本上就等于去公园。
[PR]
by darkness-song | 2007-11-04 11:31 | 花朵见闻录
《Luminescence》 by Cherrie
He could threaten the most dangerous of Hunters but he couldn't even challenge this assassin in a staring game. He supposed that Illumi just had better eyes than him. Too bad for him then.
英文的西伊是爱啊~是爱啊。看着西索大人和小伊一点一点地为了对方沉沦,是很有成就感(啥?)的事情呢。(作者:文又不是你写的……||||)

*

《A Perfect World》 by bangong
在颇为短暂的T受命生涯中我很是看过几篇可爱的T受文,《A Perfect World》这个坑就是其中之一。
说它可爱,大概是因为其间的人物——橘子很可爱,不二很可爱,就连观月都很可爱(咦我为什么要说“就连”呢……)。至于女王和部长,没存在感就当不存在。(那里面的女王不就是一整用银子来砸马子的德行么?汗笑)
不过说起来……除了钱财和权势,女王的华丽到底要用什么来体现呢?这个问题让我考虑了很久。理所当然地,想起诸多文里面看过的,“女王为了部长被家里赶出来”这种设定。(然后就想起了某人和某人的某个历史陨石坑,顿时那一个庐山瀑布汗飞流直下三千尺……= =||||)
还是喜欢《Star》里面的说法:“love is love and life is life.”
不过不管怎么说……谈恋爱这种事情,终究还是刀山火海枪林弹雨,不把自己交出去不行啊。^_^ (反面例子很多,大家都把这种折腾法子叫做闷骚……)

*

《DELUSION》 by 草加ミチル
相当完美的原著ATA。
背景设在在305-306(又名:许废去死还我女王头发)一段之后,A和T的相遇和对话。
想去想来,我看过的ATA日文同人里面,单说印象深刻的二人互动的话,恐怕还是这里面A对T说:“输掉了啊。”的那一节。
同人作者的力量是可怕的。《DELUSION》能让我(暂时地)抛开对于双部炮灰命运(以及龙马主角命运)的怨念,只是静心屏气地注视着那两个各有执念的少年。(啥?你说他们都还只是初中生?本人一贯把POT各位王子都自动转换成高中生……)手塚为了青学,而跡部为了他自己。
光说王者风范,记忆中没有比这更加刻画得让我心悦诚服的跡部了。(要说贵公子/恶霸/独裁者倒是有其它文选,偷笑ing。)
能在那样一场比赛中竭尽全力然后输掉,在教练面前面不改色,面对别人的嘲笑只是阻止樺地去惹事,和手塚以真面目讨论那场比赛的缘由和意义——然而在最后道别的时候……

“如果[刚才那场球]那小子被我打得满地爬,你可要怎么办?”
手塚凝视着球拍微笑了。
“这样还算支柱?青学的人听见不昏死才怪。”
“也许吧。”
跡部给了一个疲倦的苦笑。
“青学的……支柱吗?”叹了口气,他垂下了眼睛。“和那个时候一样,我又没能明白你的心思。”
“………………”
“樺地在外面等我,”跡部站了起来。“回头见。”

手塚注意到了,起身要走的跡部的脚下有那么一点不稳的迹象。不过就算如此,他并没有出手拉对方一把的打算——那样只会再度招来跡部的拒绝的吧。
然而在他看到矿泉水瓶从跡部的左手中滑落的那一刻,手塚不自主地伸出他的手,环抱住了跡部的身体。
“跡部。”
水瓶落在了两人的脚边。手塚只是盯着那瓶子,而跡部在他耳边轻轻地说道:
“输了啊。”
“………………”
“很奇怪吧。事到如今……”

手塚意识到跡部的右肩在震动着,于是便放开了他。跡部低头看着自己刚才握着矿泉水瓶的左手。那只手也在微微地发抖。
“哈哈……停不住呢。”
跡部伸出右手去止住左手的震动。有水滴落在那手背上。
“输掉了啊。”
跡部将右臂环绕在手塚的背后,紧紧地抓住了对方的衣服。他的手指仍然在颤抖着。然而在手塚回应他的拥抱那一刻,他的手腕也加入了力度。
他说:
“——我会越过[这个坎]的。”

不愧是我爱的那个跡部景吾啊。^_^

而从龙马角度的一段:

「あの人、本当に王(King)だった」
 手塚は歩いていく。越前は被った帽子のつばを下げて再び言った。
「……あんたを負かすにふさわしい人でよかった」
 青学の柱は、やはり振り向きもしなかった。

“那个人,真的是是王者呢。”
手塚迈开了步子。越前低了低他的帽檐,继续说道:
“……是个有资格打败你的人,太好了。”
青学的柱子,究竟是没有回头。

*

《Gold Lion Kindergarten》 by 纳拉
笑得直打滚。
帝国第一开心果原来是奥贝斯坦元帅!
您和罗严塔尔元帅应该去当相声搭档~~~ >o<

证据:
“罗严塔尔元帅,请您让您儿子把狗还给下官好不好?”
“非常抱歉,奥贝斯坦元帅,下官不能替儿子决定。”
“您儿子也不能替我的狗决定。”
“那么就请您的狗去和我的儿子去解决好了。”

另外再偷一段:
“奥贝斯坦元帅,能请你拿些方糖来吗?皇帝陛下想喝甜牛奶。”
“我说过多少次了,吉尔菲艾斯大公,晚上吃糖对牙齿不好。”
“对不起,这杯牛奶请拿一下。那个……请问,奥贝斯坦元帅,你把糖藏在哪里了?”
“告诉你的话就不叫藏了。”
“没关系,我自己去找。”
“不用找了,我带回家了。”
“……奥贝斯坦元帅,你怎么可以……”
“那本来就是我买的。”
“既然你本来就是买来给皇帝的,你为什么不让他吃呢?”
“我没让他在晚上吃。”
“那如果你带回去了,你让皇帝白天怎么吃呢?”
“为了确保不得蛀牙,皇帝陛下就委屈点,白天也不要吃糖了。”

末了按例振臂一呼:罗某人,我究竟是爱你的呀!!!!
[PR]
by darkness-song | 2007-11-04 10:39 | 同人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