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は花を思い 花は葉を思う


by darkness-song

<   2007年 12月 ( 10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主题:话说,武内直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腐的?
http://bbs.jjwxc.com/showmsg.php?board=3&id=329433&msg=耽美闲情

还是很感谢武内小姐(现在是怎么叫?冨樫夫人?)呐。
那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写给女孩子们的梦。
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不再为它神魂颠倒了,但那种喜欢的感觉,是不会忘记的。

当然,这并不能阻止我们用现在的眼光来看这部……神作。
[PR]
by darkness-song | 2007-12-19 13:13 | 动漫影视文学

when it snows....

I wish I had an angel
For one moment of love
I wish I had your angel
Your Virgin Mary undone
I`m in love with my lust
Burning angel wings to dust
I wish I had your angel tonight
在听Nightwish的I Wish I Had an Angel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了。Seifer Almasy and Squall Lionheart.

窗外是雪。
Did you know, when it snows
My eyes become large and
The light that you shine can't be seen?
因为Seifer & Squall重新回到同人的世界,大概是四年前的事情了。在伊萨卡疯狂地下着雪的年末关头,抱着小电(那个时候应该是Spark?)不吃不睡地读了两天两夜。

转眼间已经变成大人了。对自己有责任不说,对别人还有责任。天可怜见我自己的事情都理不清楚,怎么能管得到别人。

……我都在说啥。=_=

接了电话后心情实在低落。挂了电话去下山口山的英雄副本,一开始无精打采地站在那里发愣,就连键盘上的1也懒得按。但放掉几个目标后知道要怎么出气了,于是一路用自杀的劲头轰过去,OT是必然但反正也没死掉。

今天回来给某人打电话吧……然则人家生日,让我这么乌云漫天地去下雨,似乎也不太好。总会变成两个人一起FC的。

“如果你相信爱是一种力量,而不是软弱的表现的话,证明给我看!”
[PR]
by darkness-song | 2007-12-17 14:45 | 个人零碎
风魔真人第十集,终于学会用土豆看东西。没有字幕就权作复习日文,然后跑到日站上去搜对话录。居然还真给我找到了。

不过说实话,虽然兰子被龙雾粉砸得那一个狠,我看到她那表白也还是感动了一小下的。毕竟一个女人喜欢上一个男人有啥错呢。又没有强人所难……喜欢了说出来,也不是啥罪过吧。(当然龙魔的那张好人卡发得那么干脆也是很强大的。套用某日粉的话说就是,兰子是直线球打出去,龙魔也毫不犹豫就那么从中场给她打了回来……)

然而这集的最亮点绝对是小次郎。这么又可爱又帅的主角,路飞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了呀。把他的开场和兰子的开场一对比,我得出的结论就是:爱情让男孩变成男人,女人变成女孩。

两段告白,台词存档。
[PR]
by darkness-song | 2007-12-10 13:28 | 風魔小次郎
早上。

校长看到了刚进门的我,说:“H小姐我有事找你,请到我的办公室来说话。”

待我坐定了,她开门见山地说:“有人找到我说,TA看见你在休息室里面拿粉出来……”

……???

“如您所见,我不化妆的。”唯一的一盒粉底早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TA说看到你往鼻子里面放粉…………”

…………………………??????

“……呃,原来您是说那种粉啊……||||||”

“是的。我也觉得很奇怪。我对TA说,我不觉得H小姐是会做那种事情的人啊……”

||||||||
||||||||||||||||
我的黑线次方递增。

这是该叫做灵异呢还是啥呢……
[PR]
by darkness-song | 2007-12-09 15:31 | 花朵见闻录

不风魔不成活

惊闻真人版里面龙魔的那只眼睛是为了保护雾风(好吧还有刘鹏)才瞎的,顿时除了囧也还是只有囧。冷静(?)下来后很想吼一嗓子“同志们啊,随便拿眼睛当聘礼的这种事情是要不得的啊!!!”(我承认我是想起了带土阿哥……=_=)

而格小子曰:“官方都同人成这样,还要同人干嘛?”

摇手指。小格你这样说是不对滴!如果无视怨念,那么写同人的动力主要是分成两个部分的,一是情书另一是(制造)JQ。对于龙雾而言,风魔的真人版JQ大大地有但是情书指数不够高。反观Black Blood Brothers,其间作者对于Zelman大人的HC之情海枯石烂天地可鉴,可惜JQ不够(Sayuka就还是算了吧……)。所以这两部作品都是让我同人魂燃烧呀燃烧的东西~

------我是良心每况愈下的分割线------

“风走了,没有风的故乡开始起雾。不可思议的景象,好象雾替风守护着故乡。”

看到风魔续集柳生暗杀篇的这一句,我大脑里面不知为啥就开始少女漫画狗血了。

——比如雾风转世,比如龙魔找到了这转世,比如转世的少年雾风爱上那个沉默地守护着他的成熟男人龙魔。
————又比如龙魔给来个尚轩式的若即若离,又比如转世的雾风给来个蔚大小姐式的“他的眼神穿过我,看着那个已经不复存在的影子”……(雾风对不起我实在不想把你和那女人比的……)

……为什么我觉得小BT要重出江湖了呢?激灵ing

(谈恋爱的时候装X是要遭报应的啊,诸君。)
[PR]
by darkness-song | 2007-12-07 13:13 | 風魔小次郎
背景源于我很久以前读的某首英文儿童诗,JQ(如果看得出来)倒是自家出产的。

题目:一只蓝色蜡笔的来信
配对:龙雾极短EG (真的吗= =)
作者:茕蝶
注明:送给Rin-chan (mua~~~节日快乐!请从德国寄帅哥来,谢谢)


*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红蜡笔,黄蜡笔,黑蜡笔,绿蜡笔,紫蜡笔):

现在的我身在风魔小学校遗失物品挂领处——没错,就是那个传说的百慕大三角地带。我从昨天开始就没能和你们一起回家,龙魔他有没有找我呢?(……他该不会还没有发现吧?我知道他讨厌美术课。)

至于为什么我会在这个鬼地方,这都要怪琳彪!!!昨天美术课快下课那阵,龙魔不在,那家伙转过身来和刘鹏说话。结果他说得激动了胳膊一拐,我就被他活生生地推下了桌子。说时迟那时快,我还没来得及叫一声就眼前一黑晕了过去,等我醒过来就已经到了这儿。我简直以为我跳崖穿越了。

在这里和我同病相怜的还有很多,我们认得的就包括:刘鹏的橡皮擦(前后三个!!!),小龙的外套(不过他坚持说自己以前是项羽的……),琳彪的扑克牌(就是上次被大竹老师没收的那位,可怜的家伙肯定一辈子回不了家了),还有雾风的草稿本。

唯一的安慰是,大家对我都很好很热情。估计是因为龙魔不大丢东西,他们都把我当珍稀动物看,还告诉了我很多关于他们主人的事情。我以后再也没法用同一种眼光去看项羽了,真的。>_> 还有雾风,那果然是个奇怪的人啊!他的草稿本上明明被写过很多东西,但居然都几乎给擦得一干二净。我问草稿君这是怎么回事,他说雾风就是这习惯,写给自己看的东西一贯都是写了就清的。不过我因为无聊,扯着他翻过来翻过去地看,居然在几页上隐隐约约找到了龙魔的名字,而且那还是唯一看得到的人名,于是我就彻底囧了……

大家请为我祈祷吧!直到能够和你们团圆的那一天,我会继续努力写信的。

AZA AZA FIGHTING~~!

此致
敬礼

蓝蜡笔
[PR]
by darkness-song | 2007-12-07 13:11 | 風魔小次郎

又是生日,照例写总结

冰冻火烧的冰炎筒子 says: 美国时间你的生日到了米?
Luminescence says: 还米还米
Luminescence says: 然则我是在中国出生的……

…………

于是我继续在奔三的道路上以视死如归(?)的精神大步前进着。(其实我想走慢点但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一年又过去,其间小强的部分很小强,彪悍的部分很彪悍,废柴的地方很废柴。(不幸废柴的部分比较多……嗯,多多。) 如果一定要找个词来形容,那么大概是“暗涌”:一些事情貌似是了结了,但其实头痛才刚开始;更多的事情打成结,不知道怎么说也不想说。

………这么说来,差不多是比较自闭的一年吧?因为任性的缘故,就那么和外界基本上斩断了联络。

明月千丝洒向我,奈何我心系沟梁。

倒也不是对于外面的世界丧失信心了(诚然信心这东西我本来也就没多少……)。我一直在提醒自己不要做一个愤世嫉俗的人,要懂得感激别人对我的好。虽然在至亲至爱之人面前似乎很难做到后面这一点,但我的确是那么努力的。

值得记录一笔的是,今天收到了大概是最诡异的生日礼物:极大极厚一块……巧克力。所谓极大,就是有普通的大型生日蛋糕那么大。所谓极厚,是大概有两个指头那么厚。

嗯,明天小鬼们有巧克力吃了。

还是先去写论文吧。= =
[PR]
by darkness-song | 2007-12-05 12:06 | 个人零碎

黄粱

翻译了一段Alfred Dunn的《The Bohemian Girl》(波希米亚女孩)来玩。(毕竟是可以拿来套卡某人和佐助大人的歌,嗯。)
东敲敲西敲敲,居然把译文差不多给弄押韵了,乐。

I dreamt that I dwelt in marble halls,
With vassals and serfs at my side,
And of all who assembled within those walls,
That I was the hope and the pride.
I had riches too great to count
Could boast of a high ancestral name;
But I also dreamt, which pleased me most,
That you lov'd me still the same

我梦见我住在大理石的城堡里
有部属和仆人在我的手旁
而在彼处聚集的众人的眼中
我是他们的骄傲和希望
我拥有无数的财富,高贵的姓氏
但我还做有一个梦,一个最让我欢喜的梦
那就是你仍爱我,一如前往
[PR]
by darkness-song | 2007-12-05 11:33 | 个人零碎

席慕容= =

我如何舍得与你重逢
当只有在你心中仍深藏着的我的青春
还正如水般澄澈
山般葱茏


为啥我在读席慕容那些CJ无比的诗呢…………||||
满篇都是忧伤岁月和沧桑热泪,寒死。而且不少还上帝视角加自恋口气……
但好歹有些还是喜欢的。

若有一种爱是永不能相见
永不能启口
永不能再想起
就好像永不能燃起的火种


这是我喜欢的调子呀。>.< 它适合某个阶段的Bleach夜碎……虽然碎蜂本命如我,是不忍心让蜂那么纠结的。(或者银白也可以?满地打滚地笑。)

而且可以篡改一下原文:“若有一种爱是永不会相见,永不会启口,永不会再想起,就好像永不会燃起的火种。”—顿时从苦情变成绝情,或者起码是绝决。这样的感情可以参见:Ayrton挂掉之后的MS先生,雾风挂掉之后的龙魔老大,或者……或者出嫁之后的斎藤归蝶(orz)。

不是说不爱,也不是说不爱了……只是,因为爱能够带来如此深重的疼痛,于是宁愿选择把它全部封印到那段过去的生命中去。(翻译成白话就是:靠!老子不玩了!)
[PR]
by darkness-song | 2007-12-04 14:50 | 同人感想

What is your wish?

二年级课上向孩子们解释“wish”这个词,完毕之后本着活学活用的原则问他们:“What is your wish?”(那一刻我脑子里面的确跳出了CLAMP……而且还是X/1999时代的CLAMP。)

我以为他们会说要游戏机啊还是什么的,不过他们的回答让我吃惊。

男孩一:我想要每个人都很有钱,这样的话我就可以有一辆金子做的超长轿车了。
男孩二:我想变成蝙蝠……我喜欢蝙蝠。
女孩一:我想要很多狗狗和猫猫。
女孩二:我想要一只很小很可爱的狗。
男孩三:我想变成吸血鬼。

小黑很认真地问我:“H小姐,你的希望是什么呢?”

我想了一下,随即诚实地说:“希望我的父母能够快乐健康。”(咦我以前不都是希望世界和平的么……)

以一脸星星眼的表情,小孩们鼓掌了。
[PR]
by darkness-song | 2007-12-04 14:47 | 花朵见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