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は花を思い 花は葉を思う


by darkness-song

<   2008年 04月 ( 15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拉着格小子和冰小炎纠结了很久我那个雾风转世的坑,发现到头来我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干啥。

给这个故事设的人物设定图里面,龙魔和雾风是“両思い”,朝雾对于龙魔是“憧れ”,龙魔对于朝雾是…………………………………………“見守る”。orz 本来想过龙魔是那种在暗中守护朝雾的人(冰小炎:“这不就是尚轩同学么= =),但是后来觉得既然生在平凡人家,就好好过没有怪力乱神的日子吧 ,不然龙魔cos起英雄救美连我都寒 。

关于这个转世的问题,实在是扯不断理还乱,从龙魔怎么知道朝雾就是雾风二代开始。

格子:那他凭什么觉得有伤口的就是自己LP|||||||||
茕蝶:啊当然不是因为这个。他一开始就知道小小雾是谁的啦。
冰炎:= =
格子:心灵感应算作弊!
茕蝶:你要他去找活佛么?算了吧……
格子:那他怎么知道的……
茕蝶:深呼吸……同学,这话我只说一次
茕蝶:那是他老婆他怎么不知道!!!!!!!!!!!!!!
冰炎:………………
格子:那是他老婆他还淡定地不去推呢……
格子:切
冰炎:就是,切
茕蝶:你们不就是想看他推人么……………………
格子:被推也可以
冰炎:被推倒好了
格子:反正不准淡定装逼……
茕蝶:你们原来是怀着要看H的邪恶念头来对待圣洁的同人文字的么
格子:都同人了还要圣洁那岂不是连原著都不如!
冰炎:对我也想说同都同了还闷骚什么
茕蝶:我可没说他淡定,格子你自己说的
冰炎:闷烧着?会爆掉的会坏掉的
茕蝶:泪,你们要体谅他
茕蝶:他怎么和小雾说?上辈子你是我的马子所以这辈子你还是?
茕蝶:归根结底雾风和朝雾是两个人嘛T_T 恰好都爱龙某人而已

接龙了无比狗血的片断。拿给Rin看,Rin很欣慰地说,原来你也在狗血啊……

顺便附上冰小炎对于我的恶毒攻击。

茕蝶:龙某人啊你怎么就死了LP呢T_T
冰炎:啦啦啦啦啦
冰炎:不死等着你弄死么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4-30 22:08 | 風魔小次郎

沙加大人我同情您

果然是人怕出名X怕X…………

这难道是上天对于我翻日站OA文的惩罚么?T___________T

虽然被那一串粉红泡泡的OA雷得泪眼朦胧,看到了某正经文开头的我还是要振臂高呼来一句:“女王我是爱你的呀呀呀呀~~~~”

爬下去继续外酥里嫩地扒文看。

我不要沉迷山口山了,我要沉迷回同人来~(喂)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4-30 07:17 | 网球王子

Be the One by BoA

Be the One (by BoA),戦国無双MAD

手段なら選ばない
誰かも狙っているから
取りあったり取られたり
奪ったりもするんじゃない?

给我的感觉还真像“I'm throwing my heart at you”………

歌词存档待用。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4-27 17:03 | 音乐

OMG这是郭靖!?




颜控如我被深深地震撼了…………………………………………

有人概括杨康为“狠毒痴情女王受”,这形容真萌。而郭靖和桃花岛大小姐,据说外面的口号是“黄蓉像郭靖一样憨厚,郭靖像黄蓉一样娇俏。”看着照片,我只有默然抹泪的份。(黄蓉的造型我就不贴了……)

无关系PS:人母版黄蓉受人诟病已久,但我觉得少女版的她是“可爱”,母亲版的她才是真正让我折服的。用计夺回她女儿那段,看得我那一个五体投地啊~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4-27 13:13 | 动漫影视文学
《长恨歌》初读的时候很不以为然,这次居然一口气读完了。感觉是对于お澪的刻画很好,沙门的也不错,铁很有意思。至于弁天么,我把他看成沙门的女人就跳过了。大名鼎鼎的泥鳅那段也跳过了(呃,没兴趣)。

《瑾琨花》读到头,印象最深刻的同样是女人:小受他娘。那是一个没落的贵族小姐,短命的绝色冰山美人。小受的同父异母哥哥就是因为得不到后妈,才把欲念都牵挂在小受身上。(于是牵扯出无数H段子,呵欠……虐吧虐吧不是罪,反正都是编出来当感官刺激的。) 总之,山蓝笔下的女人们比男人们有看头多了………

《人鱼的叹息》是超短篇。我当另类童话看。

还有《虹之丽人》。这一篇我耐着性子读了一大半,但在还剩两章的时候,面对着一大堆西洋人名还是放弃了。靠,以前是对中文人名过敏,现在是对英文名字也过敏了么?还好我读的基本都是日本名……= =|||||

当山蓝的小受,只需要满足两个条件:
1. 外表美丽无双blah blah blah
2. 手无缚鸡之力,在小攻不在的情况下可以随时供任何人QJ。(当然如果小攻BT一点也不排除在自己面前找别人来QJ……《金环蚀》里面那个尤其。= =)

话说我在读《虹之丽人》的时候就一直很恶毒地希望小受赶快被QJ吧赶快被QJ吧……你这么簌簌发抖楚楚可怜一被碰就要死的,不被QJ故事根本开始不了嘛。结果拖了半篇他都是“差一点点”被QJ,等得我内心直翻白眼。到后来也是半推半就很勉强地给正牌小攻HJ了,让我失望得很。那家伙怎么看都是适合被不爱他的人QJ的啊…………(我啥都没说……= =)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4-26 07:21 | 动漫影视文学
一个炮灰。
一个彻彻底底的炮灰。
没有人知道,这个炮灰是怎么死的。
只见舞的团扇中,炮灰飞散了。
没有人看清,他是怎么飞散的。

###

宇大道:“我本以为,杀人的是止水。”
旗木动容道:“难道不是?”
宇大道:“用手里剑的是止水,但杀人的不是。”
这番话,旗木居然懂了。
于是他转身。
宇大道:“你要到哪里去?”
旗木没有回头,淡淡地道:“你不该问。”
宇大道:“可是我还是要问。”
旗木道:“那么,我只送你两个字。”
宇大道;“哪两个字?”
“厕所。”

宇大笑了,笑得前所未有的开怀。
于是旗木也笑了。
宇大飘然远去。没有人看清,他是怎么飘的。
因为看清的人,都已经死去了。
而死人是不算人的。
旗木知道这一点。
深深地,知道。
所以他闭上了眼睛。因为他不想变成死人。

###

宇二的眼睛像是要喷出火来。他厉声道:“旗木!那些事情你原本都知道?”
旗木没有否认。没有否认就是承认。
然而他却忽略了,有时候没有否认并不等于承认。旗木不能否认。
宇二怔忪了,道:“我信你如此!”
旗木道:“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宇二道:“我…………你………………”
他本伶俐无边,只是这些年遭遇风霜,又骤遭此变故,一时间竟是说不出话来。
旗木道:“这年头结巴的不流行了。”

旗木柔声道:“好孩子,你其实早该想到的。”
宇二蹙眉道:“我知道……你向来,爱那很黄很暴力的。”

###

风。
秋风。
木叶山中的秋风。
一个人。
八条狗。

###

扇。
团扇。
大大小小的团扇。
宇大就坐在这些团扇的环绕之间。
他在静静等待着。
等一个也许永远都不会来的人。
但那个人究竟来不来,对他而言已不重要。
他只是在等。

旗木家的少爷,从来都很会让人等的。

###

孤寂少年少年抬头注视他的兄弟,对方早就瞎了眼睛
一双如漆的眸子
毫无光彩地注视着空洞的前方
倒映在如星的眼睛里
是那样扣人心弦
是那样CLAMP风华绝代……
是那样如尼罗河之波涛般永恒~~~~~~~~~~~
剪不断,理还乱

###

情未了,心已死。
而死了心的人,已几乎可算是个死人。
然,生,是团扇的人,死,是团扇的……死人。
宇二明白这个道理。
所以宇二到现在还没有死。
他要活。
在无数难眠的夜晚他曾问过自己:生存,还是毁灭?
To be, or not to be?
这是个问题。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4-26 02:53 | 火影忍者
去火星转了一圈回来,后知后觉地发现网王居然完结了。

在震惊之后,我的第一反应是:以后没有女王了?

从来没有真的想过POT的故事会有一个The End,就像总觉得OP会无限延续下去一样。我估计在我的潜意识中,我一直认为青学会在全国大会之后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乃至征服全宇宙。没想到许斐先生让这部科幻漫画在悬崖勒了马。(当然,从体育漫画的角度而言,那马早就头也不回地冲下去了……)

反正POT完结了,于是女王不用再被炮灰了。(不知道作者给他安排了啥结局,但反正没有性命之忧,而且也没见到A命们鬼哭狼嚎,所以应该不会太离谱吧?)

这诚然是件值得庆贺的事情。可是为什么我的感觉是,再也见不到他了呢?难道真的要我去买网王全集么?我不要啊啊啊啊啊……>_< 但是如果不买,又总觉得对不起那个眼角一颗泪痔的少年。对于口袋里面还有几个零钱的人如我而言,喜欢喜欢,总不是空口说了就算喜欢的。难道只买女王出场的那些集?爆。

不管怎么,贴《Amazing Grace》里面的一节出来以兹纪念。这部分写的是女王为了部长和家里摊牌,被阿格格说成是“(伪)同志文”。

"Keigo, you need to think this over," his mother's voice was remarkably calm, considering the subject at hand. "Not just for you, but for him too. When you hit thirty-five, forty, you will want to settle down, raise a family and all that. When all your friends have children to look forward to, what are you left with? Who will you have?"

For a long time Atobe did not answer. When he finally did, his tone was
low but resolute.

"I'll have him, and he will have me."

The voice on that end of the phone gave a little gasp, as if taken by surprise. Then came a whisper, not so much as a retort but rather a wondering said aloud.

"And that will be enough?"

"It will."

Atobe did not realize this, but he was gripping the cell phone with so much force that his knuckles had turned a shade of ghastly white.

It will have to be enough.

我心中的成人版女王,的确就像《The Gateway to Light 》里面写的那样:“何が大事かちゃんとわかってて、最後まで揺らがない”——很明白什么才是重要的东西,直到最后也绝不会有任何动摇。当然从苹果到不二,我喜欢的人,大多都是如此。

我爱的那个少年啊,一定会变成值得人爱的男人的。^_^

跡部景吾,祝你今生今世,皆当欢喜。(----顺便把苹果君也骗走吧。^-^)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4-18 14:14 | 网球王子

ヒカル

愛しいよ、大切だよ、だいすきだよ…きっと言葉では伝えきれないだろう。
オレの中に根付く、彼への感情は。汚いものだらけの中で、そこだけは、凛と輝いている。
どんな場面でも、そこだけは、美しく輝いている。

――ああ、人はなんていとしく、もろくて、美しいんだろう。

アベマチコさま《Forget Me Nots》より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4-17 09:14 | 同人感想

艺术是世界的

四月份是诗歌月,于是昨天给三年级的小鬼们教了俳句。

作为例子,俺先介绍的是芭蕉先生的「古池や蛙飛込む水の音」;还给他们念了日文原文,让他们听听5-7-5的韵律。(Furu ike ya / kawazu tobikomu / mizu no oto……好吧没有韵只有律……= =)然而同学们对Mr. Banana Tree似乎不怎么感冒。

某蝶:“诗里面说是一个'古老的'池塘。大家说说,古老的池塘是什么一个样子呢?”
小孩:“水很脏!
某蝶:“……”

喂这位大侠,你给点面子吧,好歹我在介绍单上还包括了一张日本传统池塘的照片的……= =

其实他们也不是完全不理解芭蕉。问他们这诗句让他们有什么样的感觉,小孩子们也说relaxed, quiet, peaceful之类的。只不过我觉得,在他们这年纪,他们对这种心境本身就没啥感觉。

在这种情况下,黑线不已的我给了他们正岡子規 (Masaoka Shiki)的「君待つ夜また凩の雨になる」当课堂作业:
Night; and once again,
the while I wait for you, cold wind
turns into rain.


我布置的任务是:先按照意境画图,然后回答三个问题(这首诗给你的感受,你认为作者的心境如何,给诗取个合适名字)。

关于这一首,在我提示他们“联系自己的生活哦~”之后,他们所展现给我的东西让我吃惊而感动。

一个孩子画的图是一个女孩坐在餐桌旁,桌子上有晚餐了,但对面的椅子是空的。窗外是风和雨。这样的构思当然被我在全班同学面前毫不留情地赞扬了。=v= (虽然很奇怪地,看到那图我的第一反应是李商隐先生的“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西池”……) 还有学生画的是女孩托腮趴在窗沿上看着外面的雨,满脸都是泪。还有在外面的雨中打着伞等待的……(这样倒满是有日本气氛?)还有小孩干脆把图片漫画化了,给他的人一个思绪泡泡写上“我没有家人。”

然后是他们对于意境的理解。Lonely, sad, waiting, worried……全都出来了。我倒是没有想到“担心”这一层,因为这对我而言是寞落的文字,明知也许那个人不会来却仍然选择的等待。可是不少小鬼们却觉得诗人是在担心对方安全的——大风冷雨,不便走行。

俳句一贯是没有题目的,但我让小鬼们取题目,是要他们概括中心思想。在这一点上,他们的选择让我又吃了一惊:古典文学修养那是看不怎么出来,但直白也自有直白的魅力。有男孩子很直接地命题为“A Sad Moment”,有女孩写“Still Waiting”,还有“I will wait for you until you come”……还有一个干脆以热情奔放的西班牙风格写道:“Boy Waiting for Girl”。

不过最强的恐怕还是一个极其肉嘟粉嫩正太的解释:这个人在等他的顾客来买东西,可是一直没有顾客来……

………………

囧囧有神的人生,不过如此。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4-17 03:20 | 花朵见闻录
摸摸自己的头。特此纪念。



SSC的最终boss瓦丝琪女士让Eq工会郁闷已久。眼看海山除了最后一个boss就要清理完了,居然还是没有把她拿下(玻璃渣你都怎么设计的……)。星期日我躲在小小号上和小七聊天,由着他们一群人在SSC开荒了三四个小时,未果。星期一上线,被抓去继续开荒。

面对这个boss,身为远程攻击的我的职责相比之下是最轻松的。然而Vashj的AOE很邪恶啊很邪恶,第三阶段的毒药很猖狂啊很猖狂,于是大家继续灭得天昏地暗地老天荒。从一开始的30%,到15%,到5%,耗费了整两个小时。在这个当头弹尽粮绝的我可怜兮兮地向RL申请回城拿药品和绷带,RL塞了我一把东西说:“下次再死了就可以回去。”

但这一次,居然就成了。托治疗的福,我这个全团HP最少的人居然活到了最后一刻,硬生生地和半个团一起拖死了龙人女王。这最后一战,我用掉了术士的糖两颗,绷带三条,大红一罐,疯狂炼金药水两罐,还有绝望祈祷。(所以说,活下来真是一件艰难的事情呀……)

当下激动得不知道东南西北了,向还在Kara里面骗牌子的小七发消息过去:Vashj DEAD, I am ALIVE。(下次他们做Vashj我想把小七拉来。我都能活到最后,他没有理由不能的。)

小凯王子,等我来做掉你罢~Hand of A'dal这称号我要定了!

(暂时热血一下,相信很快就会回到爱raid不raid的状态……)
[PR]
by darkness-song | 2008-04-15 12:43 | 魔兽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