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は花を思い 花は葉を思う


by darkness-song
原帖出自这里(奥德赛公会的碟形世界分馆)。

顺便修改了原帖的一点翻译错误:Vetinari的学位之一是Diploma of Physical Education,原帖里面翻译为物理教育学士。但Physical Education特指体育或者体能训练,故改为“体能训练学士”。

话说Vetinari的种种描述让我感觉相当……奥贝斯坦,笑(一定是因为他们都养了只老狗),而且还有一点Severus Snape。不过Vetinari的腹黑不如奥贝斯坦的明显,而Snape……估计是因为V粉也觉得V可以让Alan Rickman来演?

 
姓名: Havelock Vetinari
年龄: 40-50岁
职业: 安科·莫波克城王公
家居: 莫波克冬宫
外貌: 瘦高个,冰冷的蓝眼睛,有小胡子。好似一只肉食性的火烈鸟
族徽: 他通常在黑色马车上印着黑色的家族盾徽
族铭: “si non confectus non reficiat”(“没坏就别修”)
秘书: Lupine Wonse (Guards! Guards!); Rufus Drumknott (Men at Arms 至今)
宠物: Wuffles,一只有口臭的老硬毛梗犬
亲戚: Lady Roberta Meserole (姑母或姨母、舅母、婶婶……)
朋友: Leonard da Quirm
女友: 吸血鬼Lady Margolotta (少年风流史)
爱好: 古典艺术; Thud棋
学历: 刺客行会毕业生,目前是该行会刺客监督长(Provost of Assassins)。学位包括:医药学及应用病理学博士(DMAP)、音乐博士(DM)、神学研究博士(DGS)、刺客硕士(MA)、政治权术硕士(MPE)、炼金学硕士(MASc)、舞蹈及风度学院成员(MIDD),以及体能训练学士(DiPE=Diploma of Physical Education)

同时附上英文的简介一份。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8-02-20 16:47 | Discworld
说明之类请看Guards! Guards! 的(1)。

这里面的S啊,狂笑ing。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8-02-19 02:21 | Discworld
说明之类请看Guards! Guards的(1)。

V先生继续和S同志纠缠着……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8-02-19 02:07 | Discworld
说明请看(1)。

Vimes英雄救……呃,救主= =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8-02-19 01:43 | Discworld
这整个系列的摘抄,除了Night Watch是我自己抄下来的,其它的都来自于Ealasaid A. Haas女士的Vetinari网站Lord Vetinari: a Special Kind of Person.

The following is taken from Guards! Guards!, where Vetinari plays an important part for the first time.

文字太多。分成几次贴。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8-02-19 01:39 | Discworld

《Night Watch》介绍/HC/YY

事情是这样发生的……

将军S协助主君V治理着一个城国
但是将军S比较认死理,并不喜欢超级腹黑V的那些手段

然而英雄总是要走到一起的啊~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8-02-18 16:57 | Discworld
这次读的是《Night Watch》,结果是狂萌了Vetinari这个人,再加上非常欣赏Vimes,于是连带着萌了Vetinari/Vimes。

Havelock Vetinari = 腹黑优雅贵族攻
Samuel Vimes = 正气强悍将军受

Lord Havelock Vetinari is the Patrician of Ankh-Morpork. He has been the supreme ruler for some years and is the successor of Mad Lord Snapcase. The Assassins have an AM$ 1,000,000 fee for his death but rumours say that they are not accepting contracts on him at present. As a former Assassin himself, he is just too difficult to kill. However, his greatest defense against would-be plotters is that he carefully sees to it that a reality with him as Patrician is slightly better than one without him. It was his discovery that people only really want stability and that tomorrow should pretty much resemble today, and this has been his greatest contribution to Ankh-Morpork. Impressively, he manages to keep this up even while he drags Ankh-Morpork, sometimes kicking and screaming, into the future. It is said that Vetinari can accomplish more with irony than most others can with steel. He can also accomplish more with one raised eyebrow than most people can with two of them and a lifetime of practice.
Family Motto: SI NON CONFECTVS, NON REFICIAT.
(If it ain't broke, don't fix it)

Samuel "Sam" Vimes' full name and title is His Grace, The Duke of Ankh, Commander Sir Samuel Vimes. Other titles include His Excellency, Ambassador for Ankh-Morpork, as well as Blackboard Monitor Vimes.

-------我是语无伦次的分割线-------

This is a book of such flowing grace and melancholic power. In some ways it reminds me of Les Miserables, but almost from an inverted point of view. Romanticism and realism came together in a tortured and aching embrace, but ultimately Pratchett chooses to hope—if partly because the Sun always rises.

等下来摘抄。幸好打字打得快。-v-

-------我是O.o o.O的分割线-------

那个……似乎有不少英文同人,包括NC-17的……||||
而且似乎标签都是Vimes/Ventinari…………
觉得要倒塌了……虽然我也知道英文同人圈根本就不把标签当回事情的。= =
最可怕的是现在还不能看:临走时拿错了电脑,于是现在在用Lior同学老爹的Think Pad。他老人家如果发现我读男男Ero……啊,难以想象后果有多恐怖。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8-02-18 12:28 | Discworld

看上一个坑

[银英][菲亚]流金之夏 by 米西纳斯

虽然亚力的影子比较淡薄,但很欣赏作者对于菲里的刻画——相当有血有肉。

如果要挑剔什么,那么就是最近一章故事情节的发展让我Orz了一百遍啊一百遍。不过……换了别人大概会喜欢的吧。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8-02-17 22:43 | 同人感想

一支玫瑰引发出来的囧事

“要来Karazhan吗?”

“啊,看在你送了我一支情人节玫瑰的份上,来就来吧。”

好久没杀人杀得那么爽了。反正有三个治疗在,SW:D随便用。而且恰好Soli也在—多么体贴的Soli,一有空就给我绑石头。我甚至根本不是他队组里面的人呢,泪。(当然我有Misery,有Shadow Vulnerbility……那不就是把他的输出提高了15%么。不过不管怎么Soli我爱你。暗牧和术士本来就是官配嘛。)

爽完了总是有后遗症的。邀请我过去的小Z反复密语我说:“你的输出真BT,比我们现有的那个暗牧好多了。你来我们工会吧来吧来吧来吧。”而在raid结束之后我顺口问了他们一句“你们有没有出售打击腰带”,结果大佬说“嗯AH上面有卖2200g啊,不过你应该等下次2.4出来降价——或者你可以来我们会,就不要钱了!

并不是完全没有心动,于是和他们密语了几句说了可能性,再一边做日常一边和小Z聊了下彼此的raid生涯。(小Z是那种认真的raider,和我多少是不同的。他说起某个工会就强烈星星眼,但我并不是那么容易被煞到的人:“嗯,如果他们很有诚意的叫我去帮忙我就去。好歹他们不会把我的名字读错。”)就目前看来……算是个可能的选择。虽然那次和他们会长下副本并不是很愉快,但是小Z啊Soli啊Dirk都是好人,应该不会太有问题。

不过不知道小Z口中的菜鸟暗牧是不是Dirk?如果是的话……那也还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8-02-16 09:59 | 魔兽天下

一吻定情,二吻穿心

前阵子发现了一个古希腊语里面的词,录成英文的话大致是Kataphileo,含义是“缠绵的热吻” (to kiss repeatedly, intensively, and earnestly)。亚历山大大帝和Bagogas在军队面前的吻,就被描述成是Kataphileo。不过让我真正对这个词产生兴趣的是,圣经里面的犹太之吻就是被写成Kataphileo。(虽然——耶和华带走摩西灵魂的时候,是否也是用的这Kataphileo?)

总之在用这个当题目写英文的山口山BG同人。(汗)是两个小小NPC之间的事情。一个女孩子拜托你帮她从一个英俊的海盗少年那里拿回一把匕首,这样的一个任务。我初玩的时候没有多想什么,但是这次和小七一起练小号再临珍宝港,很笃定地对小七说“他们两个之间肯定有一档子”。然而是BE啊~远目。虽然我萌的就是那种彼此挑拨,刀光剑影之间忍不住偷偷看一眼的感情。

可怜我本来以为如果我要写山口山同人,肯定会是写伊利丹和泰兰德的。事实再一次证明,我对弟弟抢老哥的情人这种段子永远不会失去兴趣,不管是BL还是BG。=_=|||| (哦前提是我要待见那个情人,所以《星座宫神话》里面的迪梅特尔女士就还是算了……哈笛先生你为什么不就从了典伊小姐啊,飚泪) 不过伊利丹你那也还真是,情到深处无怨尤……当倒贴成为一种习惯,事情就很可怕了。

我平时不是说倒贴的人EQ太低让人BS的么?为什么碰到伊利丹同志就不一样了呢?这甚至不是一个男追女vs女追男的问题。看我喜欢的那些女性就知道:《火王》的佛萝纳,《星座宫神话》的典伊,《五星物语》的爱夏……而且,很长一段时间都为佛萝纳的那句“就算知道玫瑰将无,我的爱仍永志不渝”迷得神魂颠倒。(英文里面,《White Flag》的歌词和这一句有异曲同工之妙:“I will go down with this ship, I won't throw my hands up and surrender. There will be no white flag above my door. I'm in love, and always will be.”)

无关联PS:
读了三島由紀夫的《爱的饥渴》前面几章。感觉好……奇怪。不是说无法理解那种心态,但还真是奇怪。
郁达夫的《沉沦》,除了=_=也就只有Orz的份。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8-02-15 13:24 | 同人感想

情人节故事两则

之一。
小D是个让我从去年头痛到今年的女孩子。而且看样子,明年也会同样让我头痛下去。
去年上课,她一贯魂游九天,从来不会做任何作业,一问她三四五六统统都不知。
今年开学第一天。她留级了,分给了以严厉而闻名的C太太。那一整天她死活都拒绝去上课,就坐在图书馆里面哭。
当然胳膊拧不过大腿,她最后还是去了C太太班上。不过今年她开始好些了—会主动拼字,会主动回答问题,总而言之是好了很多。然而上个月有天她早上到学校来,坐在走廊角落再一次哭得昏天黑地。C太太问她这是怎么回事。抽噎之间她告诉C太太,她父亲抛妻弃子离家出走了。
后来的那两天里,平时叽叽喳喳的小D安静得让人担心。我找C太太,她说小D人坐在那里很正常的样子,但完全没有任何预兆地眼泪就会流下来。
我担心,但这种事情我担心也没用。一个周末过去,小D恢复了过来,我很快也就把这事情忘记了。
昨天让小鬼们写情人节卡片。我告诉他们,写给你们“爱”的人。当然一年级学生是不可能写情书的,所以小鬼们都写给家里的人—父亲,母亲,祖母,甚至保姆。
小D写给了她的父亲:“我爱你。我祈祷你会回来和我一起住,我希望你会说‘好的’。”

之二。
今天终于完成了我的Marian Anderson传记计划。
小黑留下得最晚。考虑到他这个星期居然(= =)做了我的作业,而且这次他也还蛮努力,于是我给了他一块粉红的心形饼干。
看着他美滋滋地在那里打量着那块饼干,我突然起了坏心眼。
“小黑,如果我再给你一块饼干,你会把它给谁啊?”(我承认,我希望他说他会给小金……)
对于这个深奥的问题,小黑很夸张地想了又想,终于一脸严肃地说:“嗯……给你?”
“别撒谎。”
他笑了,很不好意思的样子:“啊,那就是给我妈妈吧。”
我也笑了起来:“那我再给你一块。你要拿给你妈妈哦。”
小黑点头,然后似乎是要确定地挥动着他手中的说:“这块我吃掉。”然后指着他刚拿的另外一块:“这块我拿回去给妈妈。”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8-02-15 13:23 | 花朵见闻录
某铃:你要不要我给你寄书啊盘啊啥的
某铃:啥都可以
茕蝶:真的啥~都~可~以?
某铃:…………你说八
茕蝶:艳照!
茕蝶:(开玩笑的……)
某铃:说嘛
茕蝶:摊手,我对现在中国流行啥没概念……
某铃:现在中国流行下雪……………………………………
茕蝶:话说这次艳照上了《纽约时报》………………经济版
冰炎:经济版?!
茕蝶:嗯,出发点是香港网络法律
茕蝶:不过为啥是经济呢……当时我是明白的,但是现在忘记了……

又听回了《春のかたみ》去。嗯,鼓声还是很优雅。

还有两天放假。准备滑雪去……前提是不能生病。然而我的小鬼们一个个病得惊天动地啊,叹气。总会被传染的。而且这几天骤然降温,我又是那种打死也不看天气预报的人……于是早上不拿伞冲进大雨里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了。= = (好吧我承认我生病一半来说都不能说是小鬼们的错。)

小电死而复生了。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8-02-14 13:55 | 个人零碎

多情自古伤离别

人生若只如初见。这句话已经被说烂得连骨头都捡不回来了,可有时候依然准确得让我想砍人。

不过初见的时候Balar对我甚为冷淡,而我自然也不喜欢他。所谓做朋友,大概都是要有个过程的。从一开始的请他帮我做点水他也口口声声说“你要mana干什么”,到后来的一见我就自动搓水拿给我……这中间,想起来的确是有很多事情。

再一次和他raid,很高兴也很难过。因为不知道还有没有下一次了。

在光线龙面前,我很背后灵地说:“我记得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Balar吼了我。”
他极端无辜极端正直地说:“我哪有!”
“你怎么没有!?'HAMA GET IN THE BLUE BEAM'!”(这句话已经成为全工会名言……)
他想起来了似地大笑:“啊是。可是那时候你本来就该被吼。”

其实Balar如果你留下来,每次raid我都不介意让你吼一次HAMA GET IN THE BLUE BEAM。

只是……

我没法带你一起去我要去的地方。

N年前自己说这话时觉得很合情合理,现在觉得真TMD冠冕堂皇……也不是说就不合情合理了;但是,还是真TMD冠冕堂皇。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8-02-11 15:43 | 魔兽天下
(我喜欢的除外,笑。)

茕蝶:官配很万恶……很万恶…………
格子:难道不是人设图最上面那两位?帅哥和伪御姐?囧
茕蝶:就是不是啊,大哭
茕蝶:又见强悍人士娶了白痴老婆

剧透种种。莲井同学的粉丝就不用进来了……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8-02-09 12:17 | 动漫影视文学

新年快乐~

鼠年吉祥,诸君~053.gif

大年初一,按例早上八点钟上班。(还好我对这事情也没啥感觉——直到星期二下午,我也不知道星期三就是年三十,还是同事向我祝贺新年我才知道的。不过就算这样,也比某年一个雪夜窝在大学公寓里被人打电话告知眼下正是大年夜的好……)

刚踏进教务处就碰到校长和副校长。校长笑嘻嘻地说:“H小姐,新年快乐!”

“谢谢。^O^”

“你不去拜庙吗?”

“不去…………”拜庙?那不是游山玩水的时候才做的事情吗?

然后我得知其他的亚裔老师们都理直气壮请假了……

然后我就悲愤了……

“我现在说要走也来不及了吧?”

众人大笑。在一旁的L先生说:“你们等着瞧!明年这日子她可不会来了!”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8-02-08 12:38 | 个人零碎
工会的事情,绕来绕去,现在又不打算走了。可怜我周日在车上还在对Lior同学大叫“我要退会我要退会我TMD要退会,”默。

话说我家工会(现在还算是我家的吧,汗)也可说是十一分神奇。会长在raid半途走人退会,我们居然能(居然会?)什么都不说,就像没事一样按照原计划打完raid。而会长先生和MT吵得一塌糊涂退会之后,居然又回来当会长,而且和MT嘻嘻哈哈百无禁忌。

和会长努力沟通过了,但是效果不理想。在某些焦点上,他的待人处事逻辑和我的……严/重/不/合/拍。我很喜欢他,但他的某些性格特征,一旦反射到工会本身上来,便让我觉得非常压抑。虽然说到头这不是我的工会,我不能也不愿改变它。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望天中。看到同伴们开心总是好的。(其实我对于山口山的要求真的很少啊,继续默……)

说点开心的:[圣光的正义]终于入手了。这都几个月了啊。=_=|||| 在附魔之后金绿金绿的还一路金线,很漂亮~心心眼中。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8-02-06 10:45 | 魔兽天下

扫除一下

日记链接修改了。搬家的地址更新,不写的地址去掉。(答Sirius同学:logo俺没有,因为很麻烦………………)

地址被俺去掉的同学们——不是因为俺,那啥,不待见你们了。只是人不在了留着个长草的地址,让我免不了觉得“凤去台空江自流”。为了不让俺触景生情,只有削除了。抱歉啦。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8-02-04 13:51 | 说明公告

DOLLS (特刑部队) by naked ape

虽然naked ape这两位小姐画了很多让我哭笑不得的佐鸣,但是,看到那华丽的封面和更加华丽的设定,我还是掏钱买了《DOLLS》第一册……

目前看起来很有爱。式部清寿是大美人啊!<3<3<3 (其实我最腹诽NA小姐们的时候也没有不承认,她们的人基本上都是美人……至于同人志里面美人们画得像不像原作里面的人物,那是另外一回事情。)

人物图在这里可以看。不过《DOLLS》的整个设定…………怎么看怎么都像操着枪的另类暗部。-_- 当然说起暗部就不能不想起卡卡西,所以我一边看一边YY卡某人的暗部生涯,也是情有可原的吧………………

说到暗部啊,我最近看着宇大先生的种种光荣(?)事迹终于悟了:原来不是暗部把他变成这样的!原来一切都要怪罪到家庭教育这块上呀!^O^ 对不起木叶的同志们,我错怪你们了……

毫无关系PS:纽约巨人队赢了耶~赢了耶~赢了耶~(跳着舞跑开,明天要看报纸报道!)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8-02-04 13:14 | 动漫影视文学
我我我我见到美女了啊!
奥黛丽赫本式的大美女啊!!!
穿着牛仔裤留着短发戴着发夹都浑身上下散发出大家闺秀气息超级大美女啊!!!!

高兴地翻滚中。

(虽然……人家拿着咖啡杯的姿态,无比优雅无比高贵;而坐在同一个教室里面的我,埋头操着塑料叉子狼吞虎咽着伪中国拉面……………默。)

美女恰好坐在我对面(研究生课嘛,都是圆桌会议)。她阳光灿烂地朝我笑了一笑,我就很可耻地全身骨头酥了一半——就算巫山神女,也不见得有笑得那么好看的。

所以回来之后我就去google人家了。=_= 发现她在广西大学教过一段时期的英文,这里还有照片。(最底下那张。) 照片里面她旁边那个女孩子一看之下还真吓到我了,因为居然还有点神似我LP。O.o 而且瓶子也是在广西上的大学……

春天果然要来了……(被砸死)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8-02-03 09:01 | 个人零碎

恨み、聞き届けたり。

啊,俺CJ的,幼小的,受伤的,心灵啊!啊,苍天啊大地啊!啊,该对我负责的那位同学出来补偿我吧!!!!!!!!!!!!!!!!
SM同学我就是说你是个有趣的家伙嘛。^o^

虽然就原则而言本人谢绝为不是第一次的事情负责,但手上的确有伪卡玲英文一篇可以努力完成。(冰炎曰:卡很受!昆虫:.......你去死)

骨子里我是认定玲早就嫁给别人生小孩去了,茶。虽然当年是她甩掉卡卡西的,但说老实话在我的认知中那根本就是卡卡西逼着她甩掉的自己。外传里面的那个少年卡卡西,就当BF这项任务而言,绝对是まだまだだね。小孩子情商不高啊没办法。

话说我的英文同人越写越BG去了,远目。原来这就是POT的ATA,我连英文的也写不出来。(好吧这是借口。我写不出ATA是因为原著本来就没有看过太久,然后就抛弃许废了……)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8-02-01 05:13 | 火影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