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は花を思い 花は葉を思う


by darkness-song

写到哪里算哪里

电脑由Vista重装回XP。Rin传给我O Fortuna,很好听。

山口山在逐步少玩。(相对而言……) 如果不是小七也许我也就不玩了,汗个。

因为幻沙小姐的生日,很有诚意地把《上善若水》又翻了出来。填着填着发现少年(幼年?= =)的哥哥似乎被我写得……有点“居然也还是凡人啊”这种感觉。啊,要是真能写成这样也不错吧。止水恋童我是不管的,反正这帽子没扣到卡某人头上。哥哥你病迷糊了要抓错卡某人的手那也不是我的问题了…………………………

目前对于宇家的理解是:人渣是怎样炼成的。从止水到老哥都算。

不过为啥这文里面横竖看起来止某人都是喜欢的卡?远目ing……虽然如果要说真的,更重要的问题恐怕是“人渣也可以谈恋爱吗?”

不可以吗?
可以吗?
不可以吗???
…………………………

写出来大概就知道了,叹气。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8-01-30 09:47 | 火影忍者

周六的流水帐

中午到了皇后区和爹娘吃午饭。中间过程很好笑。(算是好笑吧……)还居然得了红包。(虽然给塞回去了………………)

然后和BF同学去买地毯,因为某些原因被店主说“真是大小姐啊”。而BF同学居然把这句听懂了。O.o 他知道“お嬢様”我不奇怪,他知道“大小姐”我就不得不悚然。而且在车子里他还听懂了俺娘和俺说的的家乡话里面几个很重要的词,继续O.o。他都是怎么知道的…… =_=|||| (以后不能随便说他坏话了?)

傍晚约了M妹妹出来吃焼き鳥。本来打算在Astor Place的B&N书店混一两个小时,却赫然发现书店已经关门大吉。

……受到了深刻的打击。

跑到Union Square去,那里的B&N也是找不到了……(也许是因为天色已暗?)只好去Forbidden Planet转了一圈,确定我对美国卡通没爱对日本动画也没多少爱。

出门沿着百老汇街继续往南,在旧书店里淘了本Mario Puzo的《The Family》。Mario Puzo先生者,《The Godfather》的原作者也。他的《The Family》写的是波奇亚家族(The Borgias),从老爹到四个儿女。

这本书,我是怀着对于Cesare先生的熊熊HC之情以及对于Cesare/Lucrezia的无限YY之心去读的。目前进度是一百多页。Cesare还不错,算是半个悲剧英雄。问题是,书中赤裸裸的Cesare/Lucrezia乱伦把我完全击沉了………官配究竟是用来打倒的么?

(虽然我要说!树同学啊!!!这里面的Cesare/Lucrezia……那关系,那些段子,完完全全就是我们曾经YY过的某个坑啊啊啊啊啊啊啊~~~~~~抱头嚎叫中)

咳嗽。

嗯,最后是和M妹妹在Oh!Taisho吃了晚饭。像所有的在美日本人一样,她很有兴致地给某些食物照了相。事实证明她也只能给东西照像,因为她给我照的看起来比较吓人……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8-01-29 13:35 | 个人零碎

无良存档

http://www.arsiel.net/kakashi/cgi-bin/topic.cgi?forum=2&topic=1497&show=75
六日菖蒲 (卡佐)

http://www.arsiel.net/kakashi/cgi-bin/topic.cgi?forum=2&topic=1549&show=75
桥 (卡佐)

http://www.arsiel.net/kakashi/cgi-bin/topic.cgi?forum=2&topic=1508&show=50
太阳花圃 (ALL/阿红/卡佐)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8-01-29 12:20 | 火影忍者
……其实看着这标题就觉得,该说的已经差不多说完了…………

想一想,所谓火影剧情就是,让你吐血,吐着吐着也就习惯了。而且到了最后神经无比坚强,大有百毒不侵的架势。(虽然也就是个架势而已。等哇唬到自家本命身上了就知道,人人的心中都有一个结……)

啊对了还有这个

摸~
MS卡伊卡饭和鼬卡鼬&佐卡佐饭是有宿怨的……N年以前曾经海掐过,不过现在大家基本上越来越低调了……嘛嘛~有爱就好……
№107 ☆☆☆恩于2008-01-26 22:18:51留言☆☆☆

微笑
这位同学,在当年(寒一个)当事人之一的俺看来
这事情……很复杂
后果……很囧
从一开始的共存到后面的界限分明老死不相往来……怎么说呢。这些年来AB可以抽风,坑可以弃,人可以玩失踪,但那道梁子,却是不会消失的。俺们很少出来掐并不等于俺们不能掐哦。^_^
№120 ☆☆☆io于2008-01-26 22:56:03留言☆☆☆

--------我是无辜的分割线--------

然而,恶毒是很费精力的。所以我在三秒钟之后就注意力转移,看着SM同学的哀嚎咧嘴大笑。(哦这似乎仍然是恶毒……)然后就很有兴趣地去看《美丽人生》了。

(SM同学是很有趣的人。真的。056.gif)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8-01-28 12:57 | 火影忍者

Shattrath别为我哭泣

Patch 2.3出来前在NGA上看到的东西。目前NGA上不了,就连这个做解释吧。

当然诗不是Blizzard原创的。很久以前就有了的了。原作者不详,有说法是Mary Elizabeth Frye?

Do Not Stand at My Grave and Weep
--to Caylee Dak

Do not stand at my grave and weep. I am not there, I do not sleep.
I am in a thousand winds that blow, across Northrend's bright and shining snow.
I am the gentle showers of rain, on Westfall's fields of golden grain.
I am in the morning hush of Stranglethorn's jungle, green and lush.
I am in the drums loud and grand, the thunderous hooves across Nagrand.
I am the stars warmly gleaming, over Darnassus softly dreaming.
I am in the birds that sing. I am in each lovely thing.
Do not stand at my grave and cry. I am not there, I do not die.

不要站在我的墓前为我哭泣。我不在那里,我不曾睡去。
我是万千呼啸的风,飞过白雪皑皑的诺森德。
我是柔和细腻的雨,洒落西部荒野的金色稻田。
我是清幽安静的晨,弥漫在绿色茂盛的荆棘谷。
我是威武雄壮的鼓,踏过无限草原纳格兰。
我是温暖闪耀的星,照耀达纳苏斯的静谧长眠。
我是歌唱的鸟,我存在于一切的美好。
不要站在我的墓前为我哭泣。我不在那里,我从未离去。

私のお墓の前で泣かないでください。そこに私はいません,眠ってなんかいません。
私は幾千の風、真っ白なノースエンドを飛び過ぎる。
私は優しい雨、ウエストフォールの畑にふりそそぐ。
私は静かな朝、ストレンジレホーンの森に目覚める。
私は雄壮な鼓、無限の草原ナグランドを踏み過ぎる。
私は暖かい星、ダーナサッスの安眠を見守っている。
私は歌の小鳥、すべての美しいのものに存在します。
私のお墓の前で泣かないでください。そこに私はいません,離れなんかいません。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8-01-28 12:13 | 魔兽天下

Ghost of a Memory (Zelman Clock)

这是情书。就算删了很多段,情书也仍然是情书。对于Z大人我从来都只有情书的本事,而且还是迎风流泪的那种。
从开头到磨出成品(汗,一次写两三句,真的是磨出来的),其间一年有余。前月消息传来:尼泊尔人民终于要摆脱王室啦。不知道在这背景下女神的传统会怎么样。该不会被破四旧吧……= =|||

Disclaimer: Not mine. Don't sue.
Fandom: Black Blood Brothers
Pairing: None. Zelman-centric.
Rating: PG
Summary: Zelman Clock enters the Special Zone by way of an acquaintance he has long forgotten.
Note 1: An extremely belated birthday present for Gezi.
Note 2: Regarding the heart of the tale (the kumari tradition in Nepal), a collection of related anthropological material can be found here. Certain artistic licenses have been taken.

Ghost of a Memory
by Renata Lord


Thou hast forgotten, but the world shall end when I forget.
—Algernon Charles Swinburne, "Itylus"

*

For where thou fliest I shall not follow.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8-01-25 16:26 | 黑血兄弟

金华火腿和爱情

记事一:

再过几个月,M妹妹肚子里的女孩就要落地了。她和孩子她爹D弟弟商量很久后,决定叫这孩子Hana。

Hana就Hana吧,Hana-chan叫起来也是可爱的。但他们决定的汉字不是花,是華。爱抬杠如我,听到这事的时候黑线无比。

“你们一个日裔美国人一个韩国人,为啥叫你们小孩‘華’?”
“为什么不能?”
“因为‘華’是中国的意思啊。我知道你的原意是華やか(华丽)的華,可是你想想中華街就知道了。”
“不管啦!我们的意思就是華やか!”
“可是人家本意明明是中国!”
“!@#$#_)#%#”
“()#%&#%#%&*#^%#&#$#&^”

…………如此重复若干次。

当然,天大地大娘亲最大,所以那姑娘还是叫華。

然,D弟弟的姓是那传说中的韩国大路姓,响当当一个Kim是也。翻译成中文那不就是金么?加上一个華……可怜的小孩的中文名赫然便是………………金华。那也还真是华丽丽的金华火腿。哦也,很好很强大。

*

记事二:

在皇后区买到了《梁祝》的CD,回来的车上一边听一边向BF同学介绍故事。(他很奇怪为什么我对曲子本身很熟……= =) 待我讲到了梁山伯同学跳墓那里,此人疑惑地说:“可是,那个女孩子不会希望他自杀的吧。”

“罗密欧和朱丽叶可以,梁先生他怎么就不行?”

“我一直都觉得罗密欧和朱丽叶很笨。”

“切,我和你说另一个中国故事!很久以前有个年轻男人,在一座桥上碰到一个女的。他们相约在桥下再次相见。男人在预定的时间到了,可是那时候河水开始涨水。他为了履行诺言,抱着柱子死不放手等着,最后就淹死啦。”

“如果他跑了活下来,以后应该会再见到那个女人的。多讽刺。”

“喂……这个好像不是重点吧…………=_=||||”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8-01-25 16:13 | 个人零碎
明天假期结束。还好是三天工作周。

冬季学期也是明天开始。上学期的语法学课程得了A,感觉是终于又当了次老师的乖乖学生。(其实现在你叫我干啥都好,就是别叫我写论文——我不管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会无比头疼。)

Rin/冰炎/流言/鸢尾的卡片都收到了。强大的很强大可爱的很可爱。(简短的也很简短……笑) 谢谢各位的关心。我还是这么半死不活地捱在这里啊。人生就是这么寂寞如雪(虽然托温室效应的福我们这里雪狠狠下了一场之后也就化了)。

下次拜托Lior同学买个话筒回来……毕竟答应烟花的东西欠很久了。魔兽里面的同学们也该领教下我的咆哮才对。

某熊猫兄貌似要回上海和他夫人团圆了。Athena X也报告说有了对象要努力结婚了。就连那个根据我亲身体验号称“抱根木头都比他有反应”的小K也恋爱得一塌糊涂。

一年又过去,和那些牵挂的人似乎相距得越来越远了。而我留在这里,依然没心没肺地混迹在郊区的冷清空气和布朗克斯灰暗的街道之中。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8-01-01 23:02 | 个人零碎
主题:话说,武内直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腐的?
http://bbs.jjwxc.com/showmsg.php?board=3&id=329433&msg=耽美闲情

还是很感谢武内小姐(现在是怎么叫?冨樫夫人?)呐。
那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写给女孩子们的梦。
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不再为它神魂颠倒了,但那种喜欢的感觉,是不会忘记的。

当然,这并不能阻止我们用现在的眼光来看这部……神作。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7-12-19 13:13 | 动漫影视文学

when it snows....

I wish I had an angel
For one moment of love
I wish I had your angel
Your Virgin Mary undone
I`m in love with my lust
Burning angel wings to dust
I wish I had your angel tonight
在听Nightwish的I Wish I Had an Angel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了。Seifer Almasy and Squall Lionheart.

窗外是雪。
Did you know, when it snows
My eyes become large and
The light that you shine can't be seen?
因为Seifer & Squall重新回到同人的世界,大概是四年前的事情了。在伊萨卡疯狂地下着雪的年末关头,抱着小电(那个时候应该是Spark?)不吃不睡地读了两天两夜。

转眼间已经变成大人了。对自己有责任不说,对别人还有责任。天可怜见我自己的事情都理不清楚,怎么能管得到别人。

……我都在说啥。=_=

接了电话后心情实在低落。挂了电话去下山口山的英雄副本,一开始无精打采地站在那里发愣,就连键盘上的1也懒得按。但放掉几个目标后知道要怎么出气了,于是一路用自杀的劲头轰过去,OT是必然但反正也没死掉。

今天回来给某人打电话吧……然则人家生日,让我这么乌云漫天地去下雨,似乎也不太好。总会变成两个人一起FC的。

“如果你相信爱是一种力量,而不是软弱的表现的话,证明给我看!”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7-12-17 14:45 | 个人零碎
风魔真人第十集,终于学会用土豆看东西。没有字幕就权作复习日文,然后跑到日站上去搜对话录。居然还真给我找到了。

不过说实话,虽然兰子被龙雾粉砸得那一个狠,我看到她那表白也还是感动了一小下的。毕竟一个女人喜欢上一个男人有啥错呢。又没有强人所难……喜欢了说出来,也不是啥罪过吧。(当然龙魔的那张好人卡发得那么干脆也是很强大的。套用某日粉的话说就是,兰子是直线球打出去,龙魔也毫不犹豫就那么从中场给她打了回来……)

然而这集的最亮点绝对是小次郎。这么又可爱又帅的主角,路飞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了呀。把他的开场和兰子的开场一对比,我得出的结论就是:爱情让男孩变成男人,女人变成女孩。

两段告白,台词存档。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7-12-10 13:28 | 風魔小次郎
早上。

校长看到了刚进门的我,说:“H小姐我有事找你,请到我的办公室来说话。”

待我坐定了,她开门见山地说:“有人找到我说,TA看见你在休息室里面拿粉出来……”

……???

“如您所见,我不化妆的。”唯一的一盒粉底早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TA说看到你往鼻子里面放粉…………”

…………………………??????

“……呃,原来您是说那种粉啊……||||||”

“是的。我也觉得很奇怪。我对TA说,我不觉得H小姐是会做那种事情的人啊……”

||||||||
||||||||||||||||
我的黑线次方递增。

这是该叫做灵异呢还是啥呢……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7-12-09 15:31 | 花朵见闻录

不风魔不成活

惊闻真人版里面龙魔的那只眼睛是为了保护雾风(好吧还有刘鹏)才瞎的,顿时除了囧也还是只有囧。冷静(?)下来后很想吼一嗓子“同志们啊,随便拿眼睛当聘礼的这种事情是要不得的啊!!!”(我承认我是想起了带土阿哥……=_=)

而格小子曰:“官方都同人成这样,还要同人干嘛?”

摇手指。小格你这样说是不对滴!如果无视怨念,那么写同人的动力主要是分成两个部分的,一是情书另一是(制造)JQ。对于龙雾而言,风魔的真人版JQ大大地有但是情书指数不够高。反观Black Blood Brothers,其间作者对于Zelman大人的HC之情海枯石烂天地可鉴,可惜JQ不够(Sayuka就还是算了吧……)。所以这两部作品都是让我同人魂燃烧呀燃烧的东西~

------我是良心每况愈下的分割线------

“风走了,没有风的故乡开始起雾。不可思议的景象,好象雾替风守护着故乡。”

看到风魔续集柳生暗杀篇的这一句,我大脑里面不知为啥就开始少女漫画狗血了。

——比如雾风转世,比如龙魔找到了这转世,比如转世的少年雾风爱上那个沉默地守护着他的成熟男人龙魔。
————又比如龙魔给来个尚轩式的若即若离,又比如转世的雾风给来个蔚大小姐式的“他的眼神穿过我,看着那个已经不复存在的影子”……(雾风对不起我实在不想把你和那女人比的……)

……为什么我觉得小BT要重出江湖了呢?激灵ing

(谈恋爱的时候装X是要遭报应的啊,诸君。)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7-12-07 13:13 | 風魔小次郎
背景源于我很久以前读的某首英文儿童诗,JQ(如果看得出来)倒是自家出产的。

题目:一只蓝色蜡笔的来信
配对:龙雾极短EG (真的吗= =)
作者:茕蝶
注明:送给Rin-chan (mua~~~节日快乐!请从德国寄帅哥来,谢谢)


*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红蜡笔,黄蜡笔,黑蜡笔,绿蜡笔,紫蜡笔):

现在的我身在风魔小学校遗失物品挂领处——没错,就是那个传说的百慕大三角地带。我从昨天开始就没能和你们一起回家,龙魔他有没有找我呢?(……他该不会还没有发现吧?我知道他讨厌美术课。)

至于为什么我会在这个鬼地方,这都要怪琳彪!!!昨天美术课快下课那阵,龙魔不在,那家伙转过身来和刘鹏说话。结果他说得激动了胳膊一拐,我就被他活生生地推下了桌子。说时迟那时快,我还没来得及叫一声就眼前一黑晕了过去,等我醒过来就已经到了这儿。我简直以为我跳崖穿越了。

在这里和我同病相怜的还有很多,我们认得的就包括:刘鹏的橡皮擦(前后三个!!!),小龙的外套(不过他坚持说自己以前是项羽的……),琳彪的扑克牌(就是上次被大竹老师没收的那位,可怜的家伙肯定一辈子回不了家了),还有雾风的草稿本。

唯一的安慰是,大家对我都很好很热情。估计是因为龙魔不大丢东西,他们都把我当珍稀动物看,还告诉了我很多关于他们主人的事情。我以后再也没法用同一种眼光去看项羽了,真的。>_> 还有雾风,那果然是个奇怪的人啊!他的草稿本上明明被写过很多东西,但居然都几乎给擦得一干二净。我问草稿君这是怎么回事,他说雾风就是这习惯,写给自己看的东西一贯都是写了就清的。不过我因为无聊,扯着他翻过来翻过去地看,居然在几页上隐隐约约找到了龙魔的名字,而且那还是唯一看得到的人名,于是我就彻底囧了……

大家请为我祈祷吧!直到能够和你们团圆的那一天,我会继续努力写信的。

AZA AZA FIGHTING~~!

此致
敬礼

蓝蜡笔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7-12-07 13:11 | 風魔小次郎

又是生日,照例写总结

冰冻火烧的冰炎筒子 says: 美国时间你的生日到了米?
Luminescence says: 还米还米
Luminescence says: 然则我是在中国出生的……

…………

于是我继续在奔三的道路上以视死如归(?)的精神大步前进着。(其实我想走慢点但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一年又过去,其间小强的部分很小强,彪悍的部分很彪悍,废柴的地方很废柴。(不幸废柴的部分比较多……嗯,多多。) 如果一定要找个词来形容,那么大概是“暗涌”:一些事情貌似是了结了,但其实头痛才刚开始;更多的事情打成结,不知道怎么说也不想说。

………这么说来,差不多是比较自闭的一年吧?因为任性的缘故,就那么和外界基本上斩断了联络。

明月千丝洒向我,奈何我心系沟梁。

倒也不是对于外面的世界丧失信心了(诚然信心这东西我本来也就没多少……)。我一直在提醒自己不要做一个愤世嫉俗的人,要懂得感激别人对我的好。虽然在至亲至爱之人面前似乎很难做到后面这一点,但我的确是那么努力的。

值得记录一笔的是,今天收到了大概是最诡异的生日礼物:极大极厚一块……巧克力。所谓极大,就是有普通的大型生日蛋糕那么大。所谓极厚,是大概有两个指头那么厚。

嗯,明天小鬼们有巧克力吃了。

还是先去写论文吧。= =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7-12-05 12:06 | 个人零碎

黄粱

翻译了一段Alfred Dunn的《The Bohemian Girl》(波希米亚女孩)来玩。(毕竟是可以拿来套卡某人和佐助大人的歌,嗯。)
东敲敲西敲敲,居然把译文差不多给弄押韵了,乐。

I dreamt that I dwelt in marble halls,
With vassals and serfs at my side,
And of all who assembled within those walls,
That I was the hope and the pride.
I had riches too great to count
Could boast of a high ancestral name;
But I also dreamt, which pleased me most,
That you lov'd me still the same

我梦见我住在大理石的城堡里
有部属和仆人在我的手旁
而在彼处聚集的众人的眼中
我是他们的骄傲和希望
我拥有无数的财富,高贵的姓氏
但我还做有一个梦,一个最让我欢喜的梦
那就是你仍爱我,一如前往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7-12-05 11:33 | 个人零碎

席慕容= =

我如何舍得与你重逢
当只有在你心中仍深藏着的我的青春
还正如水般澄澈
山般葱茏


为啥我在读席慕容那些CJ无比的诗呢…………||||
满篇都是忧伤岁月和沧桑热泪,寒死。而且不少还上帝视角加自恋口气……
但好歹有些还是喜欢的。

若有一种爱是永不能相见
永不能启口
永不能再想起
就好像永不能燃起的火种


这是我喜欢的调子呀。>.< 它适合某个阶段的Bleach夜碎……虽然碎蜂本命如我,是不忍心让蜂那么纠结的。(或者银白也可以?满地打滚地笑。)

而且可以篡改一下原文:“若有一种爱是永不会相见,永不会启口,永不会再想起,就好像永不会燃起的火种。”—顿时从苦情变成绝情,或者起码是绝决。这样的感情可以参见:Ayrton挂掉之后的MS先生,雾风挂掉之后的龙魔老大,或者……或者出嫁之后的斎藤归蝶(orz)。

不是说不爱,也不是说不爱了……只是,因为爱能够带来如此深重的疼痛,于是宁愿选择把它全部封印到那段过去的生命中去。(翻译成白话就是:靠!老子不玩了!)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7-12-04 14:50 | 同人感想

What is your wish?

二年级课上向孩子们解释“wish”这个词,完毕之后本着活学活用的原则问他们:“What is your wish?”(那一刻我脑子里面的确跳出了CLAMP……而且还是X/1999时代的CLAMP。)

我以为他们会说要游戏机啊还是什么的,不过他们的回答让我吃惊。

男孩一:我想要每个人都很有钱,这样的话我就可以有一辆金子做的超长轿车了。
男孩二:我想变成蝙蝠……我喜欢蝙蝠。
女孩一:我想要很多狗狗和猫猫。
女孩二:我想要一只很小很可爱的狗。
男孩三:我想变成吸血鬼。

小黑很认真地问我:“H小姐,你的希望是什么呢?”

我想了一下,随即诚实地说:“希望我的父母能够快乐健康。”(咦我以前不都是希望世界和平的么……)

以一脸星星眼的表情,小孩们鼓掌了。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7-12-04 14:47 | 花朵见闻录
Raid和下英雄副本感觉单调了,于是开始练小号。毕竟万众企盼的2.3补丁就在今天发布。这是继续十人队伍的季节!这是练小号的季节!(俨然魔兽第二春。)

和朋友一起练小号,觉得很愉快:基本上不用自己跑路,而且有只熊熊冲在前面帮我挨打。而且呢,因为大号有钱了,可以在小号上面稍微挥霍一下。毕竟我坚决不洗天赋(当然也没人叫我洗……),稍微做点每日任务(没时间的时候一天只做一两个= =),打打元素怪,一天一次炼金转化,再四天一次洗洗布,于是虽然绝对不是富人但也不至于穷死。附魔之类的材料,除了各种碎片也基本上都是自己去打的。

嗯,想写写关于我的各个号。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7-11-14 12:09 | 魔兽天下
萌了就是萌了,于是我开始给龙魔写情书。从雾风的角度写起。

不过切入正题前先插句—
这个真人版的龙魔造型为:左眼被遮着的忍者,是个妖瞳,眼罩取下来能有逆天的力量,用了这力量后还会体力透支让同伴担心。
喂我说同学……………为啥这设定听起来如此似曾相识呢………|||||

认真地说,龙雾是相当有得萌的一对。不过眼下我的主要困扰是,不知道是要写原作版本的雾风还是真人版的。(至于龙魔当然要写真人版的。=v=)

从两人关系而言,要说JQ肯定是比较人性温情化的真人版里面更多。从龙魔“独断大男人样”(日本粉丝语)的那一句“それは俺が決めることだ”到两个人被兰子打断的私会(误),都是让我狼血沸腾的东西。可是呢,真人版的龙魔大哥又有一句“[小次郎]让我想起从前的你”,让我不知道要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这样一个雾风。虽然也不是没可能是在说项羽,但拜托,那时候项羽是在SM调教小次郎啊。= =|||| 尽管雾风死不认账,但龙魔并不是真的会开那种玩笑的人吧。

从目前看来真人版有喜欢胡编乱造背景故事的倾向(虽然我也承认这样更让人萌……),比如小龙就平白无故背了个嫉恨哥哥的玻璃罪名,再加上白虎和紫炎的金玉之盟。如果编剧搞个雾风的背景故事出来……那就只有囧了。幼驯染是我喜闻乐见的东西,可是,可是我比较喜欢自己胡编乱造………………(参见:带土阿哥和卡某人。)

对眼下手里的龙雾坑,我是这样设想的:幼年的雾风身体不好于是被禁足在家(= =|||||),但被一个少年拉风的龙魔影响因为某些原因立志成为忍者。本着主角定胜天的原则(他好歹在我这里是主角),他成功地蜕变为了风魔最强的战士之一。很萌的一个片段是:有人想要欺负还没出头的雾风,而阿风对此的反应是毫不犹豫地向对方脸上狠狠揍了一拳。恰好在那一刻他又瞟到了龙魔也在,于是……于是就揍了一拳。(囧)

然后……还没想好。= =||||

我本来只是想表达那样一种憧憬……因为时间的沉淀,被温柔而坚决地刻在了生命里的感觉。就算什么也不说出口,也仍然是和呼吸一样自然而然存在着的东西。那样的雾风是如此地爱慕着龙魔,虽然也许他自己都不知道—或者说,永远不会刻意去想爱或者不爱那种事情。

他并不期望什么,于是也没有得到。

-------我是黄金时段八点档的分割线-------

可是YY的劲头上来之后,似乎也无法为这种程度的暧昧满足。毕竟龙雾龙雾地叫着,还是该要多写写龙魔老大的。感觉上平时里的龙魔本着大男人架子对雾风并不如何温柔—在外面一定要有一族战士的领头人气派,而就算在两人独处时也难免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所幸雾风这位腹黑王子也是个狠角,于是在某种范围内可以给龙魔针锋相对地顶回去。

这种关系可以完美地参见真人版:(为了无法阻止龙魔而内疚的)雾风去看望龙魔,龙魔不怎么领情另加说冷笑话。雾风对此的反应是顶嘴+转身就走,可龙魔偏又要关心他行踪(“你再不爽我,我叫你站住你敢不站住么?”)。在得知阿风要去单人侦察后龙魔要他带帮手,但雾风坚守阵地,说不带就是(说)不带。(“你再怎么龙头老大,我真不想做的事情你能叫我做么?”)

一如既往地,最囧的场景出现在事情结束之后:雾风离去之后龙魔的唇边浮现出了标准的“邪魅一笑”;而雾风……刘鹏要跟着他去,他也没有拒绝。(感觉上如果他真的执意要一个人去,刘鹏那个老好人也绝对没有办法。)所以呢结论就是:敢情阿风你也知道龙魔是对的,不听你老公的话只是为了赌气啊……||||

话说回来了……雾风内疚的是他没能够阻止龙魔使用那只眼睛。可是我就很奇怪耶王子殿下,又不是剔骨削肉,你有啥立场去阻止他?(战友?参谋?爱人?=v=)而对于他的感叹,同为龙魔左右腕的刘鹏反应又如何?很简单的一句“谁也阻止不了龙魔。”难道深思熟虑腹黑尖锐如雾风,真的不会明白这一点么?可是……一定是认为,自己对于龙魔,应该是“特别”的吧。所以对于这种不可能的任务,在绝望之中才会仍然抱有那么一线希望。

只是他没法做到。龙魔仍然是龙魔。

(嗯,以下开始变本加厉地胡说八道。)

不管外表如何不驯,雾风在心里应该是明白的—为了龙魔,他已经把花朵低到了尘土中去。他的骄傲不会允许他喜欢这样的自己,特别是在龙魔这家伙没有太多反应的情况下。(或者说,龙魔表达爱情的方式比较不动声色……)然而就算如此,他仍然无法放弃。

写得太长了。下次来说龙魔。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7-11-11 00:30 | 風魔小次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