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は花を思い 花は葉を思う


by darkness-song

雾风之死,(JQ)重于泰山

《风魔小次郎》原作跳着稍微复习了一下,收获很大。

首先是,发现雾风死得比我记忆中的晚很多,差不多是到了最后半本才挂的。而且龙魔更是到最后也没死。(又一个本命活下来了!虽然还是逃不脱残疾人的名号……)

但真正让我@_@的是雾风王子的死法。(我不习惯叫雾姬,还是按日本同好们的说法叫雾风王子吧。)

背景:风魔被华恶崇灭得稀里哗啦的,但阿风活下来了,而且去单挑幕后BOSS死纹。可惜他被死纹精神控制反去砍他老公龙魔,于是就出现了种种“???”事迹。

事迹1:龙魔明知内乱是叛徒所起,但被雾风砍的时候从头到尾都毫不怀疑阿风是受了操纵的。
联想1:在龙魔心目中,雾风虽然腹黑却绝对不会背叛风魔。(嗯,多么坚定的信念啊。)

事迹2:操纵之下的雾风本意是要杀龙魔,却一剑穿心了自己。
联想2:典型的“为什么我的身体不听我的话”这样的狗血段子。

事迹3:雾风死都死了,却还会用手指写血书揭露真凶。
联想3:想起了《圣传》里面的沙罗(就是夜叉王先生的弟媳妇,尸体被一刀劈成两段那位)——人家就算死了,血也会流向心的所去之处。而且鉴于他写了很大一堆而且又是忍者的秘密文字(见原画),请允许我认为他写下的除了死纹的名字还有给他老公的煽情遗书,小次郎和小龙都看不懂的那种。(血中有誓两心知?对不起我错了……)

事迹4:龙魔对于雾风之死的反应。
联想4:嗯,要知道原作里面的龙魔那完全就是一个铁打的人啊……鉴于他在此时一反常态的的激烈反应,我自动认为他脸颊上的那(非深色)液体是泪水……

在原作的结尾,风魔族的战士们就剩下了小次郎和龙魔两个。可诡异的是,龙魔在续作《柳生暗杀帖》里面却完全没有亮相,说是行踪不明。喂我说龙魔大哥,你这个超能力战士所谓一族的骄傲怎么就扔下风魔不管了咧?一定肯定大概应该也许是因为雾风死了,你便万念俱灰抱着旧日的回忆独自流浪天涯去了……(如果是十年前的我,估计还要加上一段你是去寻找让雾风复活的方法的,囧ing。)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7-11-09 10:56 | 風魔小次郎

龙魔!龙魔!

想看《风魔小次郎》。可是,没有地方下……哀怨地蹲ing。

主要原因是:龙魔看起来好帅的。>.< 本来觉得他和小次郎大概是一对(难得让我看到一个顺眼的主角啊……),可是在XQ上那个很有爱的JQ帖里面看到一句“[小次郎]抢雾风妈妈的话会被龙魔爸爸关镜子”,顿时囧得不知说什么好了。再加上在原作里面我对雾风也很有爱,于是……嗯,龙魔爸爸和雾风妈妈是王道!王道!小次郎就是那越前龙马一般的存在!(呃……其实我啥也没说……)

当然雾风到最后是死了。可是人生自古谁无死(啥?),而且龙魔在风魔叛乱篇里面不也是挂了么……不过在我的记忆中龙魔其实也就是个一辉第三(第二当然是武藏这个妹控),总死得不安分,一不留心就又活过来了。

车田的原作中,我记忆最深的倒不是夜叉篇而是圣剑篇——这主要归功于红莲剑的伊达总司(人漂亮剑也漂亮)以及作者对于圣剑对决的BT设定。话说我当时一直没弄懂为啥那些人一个个都必须得死于是觉得很可惜,现在想起来……根本就是浪费帅哥资源啊!这又不是POT,今年输了明年可以再来(虽然明年保证也还是青学赢的……)。

总而言之,我要看《风魔小次郎》!!!!!

我还要写同人!!! (喂= =)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7-11-07 06:17 | 風魔小次郎

We are X

逛Youtube看到X-Japan的台场复出,一开始还真的是吃了一惊——YO你这十年来好歹算是人模人样的,怎么一回归就又人妖无敌了?连带Heath也化了妆出来卖色相(幸好还有色相可以卖……)。生活硬生生打了两个U转的Toshi倒是没看出来有什么变化,仍然是那夹克加墨镜。只是没看见Pata(Pata大叔果然是被无视的命啊;虽然真要说,那群妖孽们早已个个都是大叔)。

台下的粉丝们人头涌动。(日本粉丝的确比较有创意:一万人聚集,要防止人拥挤的口号居然是“如果有人受伤了Yoshiki会哭的。”) 有几个女孩围成一圈很有元气地叫着“We are - X!”“We are - X!”“We are - X!”

有那么一霎以为昨日重现。然而随后就看到YO那个混蛋(他是我本命我也一样要说,他干的不少事情的确比较混蛋)把hide的娃娃抱在胸前,说“要和hide一起”重新面向世界。

一愣之下,发现镜头已经转向台下举着hide娃娃的人们。那些长长红色假发在一片黑暗中很抢眼。只是和Tokyo Dome的Last Live不同,这次人山人海里传出来的声音,除了“X”便竟已全是Yoshiki的名字。

突然之间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hide你看,他们回来了啊。起起落落悲欢离合的,十年之后大家又抬头不见低头见了。

We are X. We are still X.

是的hide,你看一切都很好,一切都不曾改变。YO还是那个光着上身打鼓不怕残废的YO,Toshi还是那个扯着沙嗓子吼Yo写的歌词的Toshi,就连Heath和Pata也还是在灯光照不到的地方沉默地拨弄着旋律的Heath和Pata。X-Japan,也仍然是那个万众景仰的神话组合X-Japan。

曾经以为我所要求的很少,就连X的重新结集也不敢奢求。曾经只是希望活着的人能好好地过日子,希望YO和Toshi这两人能在尘埃落尽后再一次坐到彼此的面前。初在LJ朋友页上看到X-Japan复活的新闻,觉得对于所有的人而言那都是一个重新的开始。然而看到YO怀中的那个红发娃娃才知道,有什么东西无法弥补但也不忍放弃。

你看一切都很好,hide。

We are X, and you are with us.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7-11-06 14:38 | 个人零碎

Little Gold & Little Black

上课教二年级数学(-9 = -10 +1),我让小鬼们把手举起来数数。其中小黑是一如既往地懒,我只好时时刻刻盯着他让他乖乖把三个手指头亮出来好让我做示范。

“喂,我有说了让你把手放下来的吗?”我毫不客气扯着他的手,发现他有着又白又胖的手指。一捏它们感觉软绵绵的,让我不由得想起小时候在朋友家养的蚕。

“噢糟糕,还不能放啊?”小黑毫无愧意地说,手指头在我的魔掌中稍微作了一下最后的挣扎。

不过懒归懒,小黑今年上课居然专心点了。当然这是和去年比较所以其实他还是不怎么专心,但现在他起码会自动试图做我给他布置的课堂作业,光这一点已经让我想给祖坟烧香。

*

而小金呢?小金现在不归我管了。今年的口号是要小班,于是我的二年级和幼稚园学生们很多都被分给其他的老师们教了。不过我在开学第一天碰到了小金。他那一头卷发本来被剪了个草坪头,但在一个夏天之后浑然又是飞流直下一路浪花卷。他看到我的第一反应是笑得像我要给他饼干一样,随后给我来了个拦腰抱。

“H小姐!H小姐!”
“小金,你这个夏天过得怎么样啊?”
“很好玩!”
“那就好。你都去了哪儿?”
“我去了公园!”

我在内心Orz的同时想起,对于我的学生们而言,好玩的事情基本上就等于去公园。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7-11-04 11:31 | 花朵见闻录
《Luminescence》 by Cherrie
He could threaten the most dangerous of Hunters but he couldn't even challenge this assassin in a staring game. He supposed that Illumi just had better eyes than him. Too bad for him then.
英文的西伊是爱啊~是爱啊。看着西索大人和小伊一点一点地为了对方沉沦,是很有成就感(啥?)的事情呢。(作者:文又不是你写的……||||)

*

《A Perfect World》 by bangong
在颇为短暂的T受命生涯中我很是看过几篇可爱的T受文,《A Perfect World》这个坑就是其中之一。
说它可爱,大概是因为其间的人物——橘子很可爱,不二很可爱,就连观月都很可爱(咦我为什么要说“就连”呢……)。至于女王和部长,没存在感就当不存在。(那里面的女王不就是一整用银子来砸马子的德行么?汗笑)
不过说起来……除了钱财和权势,女王的华丽到底要用什么来体现呢?这个问题让我考虑了很久。理所当然地,想起诸多文里面看过的,“女王为了部长被家里赶出来”这种设定。(然后就想起了某人和某人的某个历史陨石坑,顿时那一个庐山瀑布汗飞流直下三千尺……= =||||)
还是喜欢《Star》里面的说法:“love is love and life is life.”
不过不管怎么说……谈恋爱这种事情,终究还是刀山火海枪林弹雨,不把自己交出去不行啊。^_^ (反面例子很多,大家都把这种折腾法子叫做闷骚……)

*

《DELUSION》 by 草加ミチル
相当完美的原著ATA。
背景设在在305-306(又名:许废去死还我女王头发)一段之后,A和T的相遇和对话。
想去想来,我看过的ATA日文同人里面,单说印象深刻的二人互动的话,恐怕还是这里面A对T说:“输掉了啊。”的那一节。
同人作者的力量是可怕的。《DELUSION》能让我(暂时地)抛开对于双部炮灰命运(以及龙马主角命运)的怨念,只是静心屏气地注视着那两个各有执念的少年。(啥?你说他们都还只是初中生?本人一贯把POT各位王子都自动转换成高中生……)手塚为了青学,而跡部为了他自己。
光说王者风范,记忆中没有比这更加刻画得让我心悦诚服的跡部了。(要说贵公子/恶霸/独裁者倒是有其它文选,偷笑ing。)
能在那样一场比赛中竭尽全力然后输掉,在教练面前面不改色,面对别人的嘲笑只是阻止樺地去惹事,和手塚以真面目讨论那场比赛的缘由和意义——然而在最后道别的时候……

“如果[刚才那场球]那小子被我打得满地爬,你可要怎么办?”
手塚凝视着球拍微笑了。
“这样还算支柱?青学的人听见不昏死才怪。”
“也许吧。”
跡部给了一个疲倦的苦笑。
“青学的……支柱吗?”叹了口气,他垂下了眼睛。“和那个时候一样,我又没能明白你的心思。”
“………………”
“樺地在外面等我,”跡部站了起来。“回头见。”

手塚注意到了,起身要走的跡部的脚下有那么一点不稳的迹象。不过就算如此,他并没有出手拉对方一把的打算——那样只会再度招来跡部的拒绝的吧。
然而在他看到矿泉水瓶从跡部的左手中滑落的那一刻,手塚不自主地伸出他的手,环抱住了跡部的身体。
“跡部。”
水瓶落在了两人的脚边。手塚只是盯着那瓶子,而跡部在他耳边轻轻地说道:
“输了啊。”
“………………”
“很奇怪吧。事到如今……”

手塚意识到跡部的右肩在震动着,于是便放开了他。跡部低头看着自己刚才握着矿泉水瓶的左手。那只手也在微微地发抖。
“哈哈……停不住呢。”
跡部伸出右手去止住左手的震动。有水滴落在那手背上。
“输掉了啊。”
跡部将右臂环绕在手塚的背后,紧紧地抓住了对方的衣服。他的手指仍然在颤抖着。然而在手塚回应他的拥抱那一刻,他的手腕也加入了力度。
他说:
“——我会越过[这个坎]的。”

不愧是我爱的那个跡部景吾啊。^_^

而从龙马角度的一段:

「あの人、本当に王(King)だった」
 手塚は歩いていく。越前は被った帽子のつばを下げて再び言った。
「……あんたを負かすにふさわしい人でよかった」
 青学の柱は、やはり振り向きもしなかった。

“那个人,真的是是王者呢。”
手塚迈开了步子。越前低了低他的帽檐,继续说道:
“……是个有资格打败你的人,太好了。”
青学的柱子,究竟是没有回头。

*

《Gold Lion Kindergarten》 by 纳拉
笑得直打滚。
帝国第一开心果原来是奥贝斯坦元帅!
您和罗严塔尔元帅应该去当相声搭档~~~ >o<

证据:
“罗严塔尔元帅,请您让您儿子把狗还给下官好不好?”
“非常抱歉,奥贝斯坦元帅,下官不能替儿子决定。”
“您儿子也不能替我的狗决定。”
“那么就请您的狗去和我的儿子去解决好了。”

另外再偷一段:
“奥贝斯坦元帅,能请你拿些方糖来吗?皇帝陛下想喝甜牛奶。”
“我说过多少次了,吉尔菲艾斯大公,晚上吃糖对牙齿不好。”
“对不起,这杯牛奶请拿一下。那个……请问,奥贝斯坦元帅,你把糖藏在哪里了?”
“告诉你的话就不叫藏了。”
“没关系,我自己去找。”
“不用找了,我带回家了。”
“……奥贝斯坦元帅,你怎么可以……”
“那本来就是我买的。”
“既然你本来就是买来给皇帝的,你为什么不让他吃呢?”
“我没让他在晚上吃。”
“那如果你带回去了,你让皇帝白天怎么吃呢?”
“为了确保不得蛀牙,皇帝陛下就委屈点,白天也不要吃糖了。”

末了按例振臂一呼:罗某人,我究竟是爱你的呀!!!!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7-11-04 10:39 | 同人感想

………………

不得不相信一句金玉良言:珍爱生命,远离同人。
№0 ☆☆☆雷死不偿命于2007-09-08 15:15:53留言☆☆☆ 

等你看完原著
你就会发现您这话是不对的
№3 ☆☆☆你可以去看原著于2007-09-08 15:23:15留言☆☆☆

……原帖是在说POT,不过火影也已经到了那地步了吧,望天……

----我是无辜的分割线----

开学了。于是毫无悬念地,又一次病得一塌糊涂。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7-09-09 12:24 | 网球王子

it was bound to happen.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7-09-04 13:11 | 魔兽天下

莺莺燕燕说圣传

主题:如果舍脂是男人,阿修罗王是女人,他们的人气可能会倒过来o_o
http://bbs.jjwxc.net/showmsg.php?board=3&id=302643&msg=耽美闲情

群众的智慧和才华是无穷的,捶地板 =v=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7-09-03 22:56 | 动漫影视文学
At least on one occasion Moses appears to have protested God's decree that he die before entering the land of Canaan. Moses reflects how he had beseeched God to let him "see the good land beyond the Jordan" but the Lord had been angry and refused.[5]

Behold the time has come for you to die.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7-09-03 06:09 | 个人零碎

这个夏天北极冷

沙罗:你说鸣某是太子的震撼比较大呢还是卡某要当火影的震撼大呢
茕蝶:绝对是后面
茕蝶:我家大人为什么要去当火影啊…………职业安全系数太低了啊
沙罗:其实我也这样想的………………
沙罗:但是往好的地方想,卡佐一起殉情的概率大大的提升了呢…………

AB开的又一个国际玩笑……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7-08-29 00:02 | 火影忍者

在那JQ盛开的地方

结果还是跑到那个让我一见HC的工会里面去了。=_=|||||
原因很复杂。过程很纠结。不过总算是没把谁惹到就跳槽了。
跑到新的工会里面,然后继续百搭……||||
搭过来搭过去,多多少少就听到了些八卦。以前独来独往啥都不管,现在顶着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无害外表到处晃,于是再一次深刻认识到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一真理。(虽然就目前而言,我仍然对这一切抱着一种名为“囧”的置身事外心态。)

最初入会的时候和谁都不熟悉,自然是低调做人。而且考虑到装备和经验的问题,一直很担心和工会的人出去混会不会拖人后腿。毕竟其他人一个个没有全身紫也有大半身,而我只有一双Wizard of Oz的红宝石靴子是紫装,还是和别的工会跑Karazhan骗来的。就算这样,还是被会里面的人BS了好几次。

小牧师的血泪史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7-08-29 00:00 | 魔兽天下

十日谈

茕蝶:对了我似乎听到了很让人xxoo的消息啊,关于连载……
琥珀:恩 是的 没错 完全正确……不要跟我重复那个可怕的事情……
茕蝶:无限远目
琥珀:那个老四 再也再也不是我们那个老四了……
茕蝶:大笑
茕蝶:貌似的确啊
茕蝶:嗯……it was fun while it lasted
琥珀:唉 这个结果实在……太欧亨利了……
茕蝶:欧亨利不会做这么狗血的事情的
茕蝶:我倒是想起十日谈

Bye Yondy. See ya. ^_^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7-08-25 23:58 | 火影忍者

恨不相逢未嫁时

我正很乖很乖地在Nagrand跑路,突然眼前一晃出来了个猎人。(汗,什么开头)

再一看,这ID我是记得的。50多级的时候我有过一场长达七小时全灭五次/但是非常好玩/的黑色深渊副本,此君就是当时的治疗者的大号,在我们实在卡住的时候还被调上来帮过忙。

仇可以懒得报,不返恩却是不行的。于是当下甩给他和他家宠物一人一个耐,一边甩一边继续跑路。

那边不出意料地传过悄悄话来:“谢谢啊。”
我笑嘻嘻地回复:“没问题。你在黑色深渊帮过我忙的呀。”
过了一下,屏幕上出来了好几行字:“我的小号是shengo,和你一起升级过下过副本的。一直都合作愉快……啊你记得我?”
“当然记得。:)”

这对话到目前为止都还很正常。
不正常的是他的下一句。
如果你想找个工会,我们绝对欢迎你。”
………………啥?????!!!!!
捶胸吐血,气绝身亡。
老兄啊老兄,你当然不知道在那次黑色深渊之后俺(因为某种很囧的原因)对你那工会可说是一见HC。你当然不知道我一直以为你早就忘记我是哪根草了。你当然不知道在外域碰见了你和你的朋友我连话都不好意思搭,于是只甩祝福就跑人。你当然不知道我后来发现你家工会是俺们服务器上的后起之秀于是口水狂流。你当然不知道在我(前)工会出问题的时候我是真想加入你那工会的但是一直都没脸皮开口
这一切你当然都,不,知,道

不管内心如何汹涌澎湃,鉴于我如今脑袋上毕竟已经顶了个工会的名字,而且现工会的人对我也不错,于是我也只有故作风度地回复他说:“谢谢。我会记着的。”
所谓“I'll keep that in mind”,在我看来就是张山口山工会版本的好人卡(虽然这张好人卡我绝对发得心不甘情不愿)。可是他居然碶而不舍地继续了下去:“我们每个星期都Karazhan通关,而且大家都玩得很高兴。现在我们在计划开始25人的raid。如果你愿意来,我们绝对是大欢迎。”
这下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WOK,俺眼下的那工会还一次都没通过Karazhan呢,大哭。)于是转移话题打太极拳:“呃,我记得你们工会的人的。都很棒。”
“我们也很喜欢你。”
你你你你你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我差点就要把一行“……”打过去当回复,但终究是忍住没打—只在那里吐血。
在这发愣的当头,他又传话过来:“哎呀我要换号下去帮工会里的人了。真的,你别忘了我和你说的这些。”

………………
………………
………………
目前的我还没有任何raid经验,而他家公会的进度又实在可观。就这么一问三不知地下水去,未必也就是好事。
不过至少,如果Cake and Death出了问题,我会知道往哪里去了。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7-08-14 18:00 | 魔兽天下

过把瘾再死

首先是烟花同学问我看过某杀手架空的ASMS文没有。
我很老实地说,没有。
然后加了一句:我不要看。

(我对非自己yy出来的架空文有几乎是不可逾越的心理障碍,虽然日文同人继续不在此例。)

不过后来终究是看了。我承认是跳着看的(理由见上), 但喜欢的地方倒真是喜欢。

“你爱Ayrton?”Felipe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Michael相同的问题,那个连Rubens都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
Michael闭上眼睛,好像在想些什么,然后用极温柔的语调说,“爱或不爱,又有什么关系?”
(呃然后我就跳啊跳,跳啊跳,一直跳到结尾去了。)

Michael带着被摔碎的文竹走进花店,文竹需要重新配一个花盆。
花店的布局依然没变,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最初的样子。
结账的时候,有个男孩跑进店里,红着脸问店员,该送什么花给心爱的姑娘。
“送文竹吧。”Michael接过自己的盆栽,对男孩说。
“为什么?”男孩问道。
Michael笑着拍了拍男孩的肩膀,“因为文竹是永恒的意思。”

街上,阳光明媚。Michael看了看手中的文竹,“回家吧,Ayrton。”
其实是很完美的结局了,从某种意义而言。沙罗抱怨Ayrton没有主角命死掉了,而对此我的回复是“人家的文,人家的主角,那个不是我能指望的……再说他人本来就死了,又不是活得好好的被作者挂了。”

然后就去翻人家的吧。发现了强到逆天的对话。

概括之,就是一首“春风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而引发的血案

“这首歌,太适合塞叔叔了。囧……我又萌回去了。咋办?现在让某人殉情来来得及不?表再见~表再见~”
“PIA之!大把的JQ还没发展呢,等JQ够了再殉!”

茕蝶:“等JQ够了再殉!”
茕蝶:简直太经典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沙罗:所谓的“活要见人死要奸尸”
茕蝶:………………………………………………你何必呢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7-08-11 16:10 | Formula 1

那个啊

最近心情很不好。
是自己的问题。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每次发起疯来都轰轰烈烈的。
大概是被娇惯坏了。(不, 肯定就是被娇惯坏了。)
“大家一起来水晶肝子孔雀胆。”
在XQ上看到这句口号,恶毒地开心了会。不过开心完了继续内部SEED爆破中。
有的事情必须处理。
希望能成功吧。
如果不能我当然也没办法了。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7-08-09 10:19 | 个人零碎
我承认我是外貌协会中坚分子。但是,真的,比较,幻灭啊。@_@

女人们倒一个个明眸皓齿的,但是男人们……啊啊啊啊……@_@

这么说吧:工会的女人们普遍处于中上水平,男人们普遍处于中下水平。让我特别汗了一把的是会长的照片里面他就拿着把猎枪…………我知道你是战士是MT但你也不用这么杀气腾腾的好不好伐?(其实在男人里面他还算个可以看的了……)我要我那温婉可人(死)的前会长先生+英俊和腹黑都无敌的前副会长先生啊!!!!郁闷地打滚。

话说那两个家伙又给建立了个工会回去。名字还是像原来那样叫Forsaken,不过这次副会长换作会长了,阿弥陀佛。我的法师小号也加入了那个工会……反正新工会的人不知道我有这个号。从某种角度而言这样也算圆满了,因为我一开始就是用法师和他们认识的。

言归正传,在新工会里面认识了些人。虽然……也还是比较黑线。本来有个70级猎人的萨满小号和我一起做任务之类的很愉快,打了个BOE的蓝色手套出来也二话不说让给了我。当时那一个感动啊…………可是没过几天猎人的ID就在工会频道里宣布这个帐户已经被卖了,而且买主貌似还是个和工会领导层有私人恩怨的人。接下来不下两位数的大号小号统统被踢出了工会。我看着那颇为壮观的一长串名单,无语了半响然后对工会二把手私语:你漏了一个萨满小号……

为啥就有这么多麻烦呢,叹气。一开始以为大家都是成年人的工会,这种事情应该会少些才对的……

反正现在俺也看开了。不就是个ID下面顶着的名字么。在魔兽的这些日子里,奇奇怪怪的人还是认识了一把的。如果这个工会出了啥事情……俺的牧师也不至于无家可归流落街头。没错我的装备不咋样(比上绝对不足,比下大概有余),操作有的时候也还明显地嫩着(PoM啊我还没学会怎么用),但好歹我的游戏RP满点行不行?起码人家和我组队过了后下次还会找我。=_=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7-08-09 09:51 | 魔兽天下

人间只恨有情人

读了山口山的背景故事后,觉得Illidan对于Tyrande的爱情终究还是动人的。可以说Illidan背离了他的双生兄弟,他的精灵种族,但是……他至始至终,没有放弃过对Tyrande的爱。明知无法得到回报,却为了她赴汤蹈火在所不惜的爱。难道我要去写Illidan/Tyrande?大囧……Malfurion/Tyrande那是多么无聊的官配。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么弄下来我都不忍心去Black Temple找他这个悲剧英雄的麻烦了。还是等Wrath of the Lich King出来直接去推倒Arthas吧。-v- (天音:你家那个慢悠悠工会连Karazhan都没清完好不好……凸)

说到工会……格小子,有两件事情让你说中了。一件是等你也来玩WoW我大概也已经100级了,另一件是(前)会长先生的确又回到俺那个服务器上面来了。为啥说是“前”呢?因为在他不在的时候,我继续着我和暗夜精灵男人们勾搭的伟大事业,其中一个成功地勾引我进了一个工会名曰Cake and Death。结果加入没几天,那边就说“啊啦我回来了”。

回来了仍然是朋友,可是,大概是因为不见面不一起打架,似乎回不到从前那种感觉了。现在旁边的人都叫我Hama,不识相的叫我Ham(WOK,我是Ham你就是Bacon),亲热的叫Hamie,只是没人叫我Bell。

也罢也罢。算是毕业了。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7-08-08 11:45 | 魔兽天下
躺在M妹妹公寓里的沙发上重新读《日月不语》,莫名其妙地觉得这文其实还好。《Survivor》也是一样。M妹妹问“你怎么看起来像是要哭的样子?”。拜托我头痛得要死+闷热夏夜里你的空调不起作用+明天一早又要去医院我能不欲哭无泪么……

最近似乎没看动画漫画了,除了《The Simpsons》(见下)。前一阵子是打算写《阿滋漫画大王》里面两个女教师的百合同人的。不过我到底还是对原著兴趣不大。那个WS无比的男老师结结实实地把我恶心得看不下去了,这样一回事情。BF同学却下载了《大剑Claymore》的漫画看得不亦乐乎。

此君还迷上了HBO的《The Wire》,但平时对于侦探剧几乎来者不拒(就连《CSI: Miami》我也是一边BS一边看的= =)的我却死活看不下去。可惜了。我其实满喜欢男主角,也觉得女主角(蕾丝,不是男主角的相好)不错。但剧情在我看来凌乱拖沓了点儿,完全不是其它侦探剧几乎一集解决一个(甚至更多)案子的快刀斩乱麻作风。当然《The Wire》在这一点上其实要真实很多,但我看TV也就是为了快餐娱乐,没有耐心等好人们以季度作单位来逮捕坏人。

所以我还是等《Dexter》的新季度吧,叹气。不过还有《Numb3rs》/《Bones》/《Law & Order》/各路CSI/《The Simpsons》。入秋了虽然工作和学校的事情会极其郁闷,但好歹还是有好看的电视的。(啊,说起来我上个季度满幸运的,没有喜欢的剧组被砍掉。《7th Heaven》似乎终于完结了,但那东西早就让我没了语言……)

嗯还有啥……《The Simpsons》的电影大爱。(毫不夸张地说,我认为《The Simpsons》便是整个美国的浓缩。) 也许还会去看Matt Damon的那个片子。M妹妹向我推荐《Hairspray》,对此我的反应是“I don’t even want to see John Travolta the man, why would I want to see John Travolta in drag?”

PotC三还是没看。大概不会去电影看了。倒是弄了一的碟子出来复习,继续叹气。

下个月会和BF同学去百老汇看《Mary Poppins》。我已经有几年没去百老汇了,他倒是似乎年年都有去一两次。(怒,资产阶级分子!)为啥当年我《Rent》看了一半就跑了呢…… = =||||| 后来是那么喜欢《Rent》里面的歌曲的。连上课都会给学生们哼《Santa Fe》。

Let's open up a restaurant in Santa Fe
Sunny Santa Fe would be nice
Let's open up a restaurant in Santa Fe
And leave the roaches and mice behind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7-08-08 11:44 | 动漫影视文学
茕蝶:总之我萌疯了啊
茕蝶:Michael虽然有老婆,但是赤裸裸地说“you will be my wife, but never my partner in life”
茕蝶:他partner就是和他如影随行的军师啊>_<

YY完中国的名著,俺和某植物就开始YY外国名著了 -v-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7-08-08 11:42 | 动漫影视文学
躺在医院的照片台上,听见医生走进来对护士说。

“啊呀,[她在读]《The Godfather》?我一看她名字就知道她是个意大利人!”

我忍不住笑了。(我在等他的时候把书拿出来读,没有放回手袋里面去而是放在身边。)

一头深黑卷发的医生笑嘻嘻地出现在我视线中:“这可是每个意大利人都必须读的一本书。”

其实……其实换了我肯定要说,这是每个同人女都应该读的一本书。=v=||||||

*

一口气读完了《The Godfather》,发现Tom Hagen和Michael Corleone让人萌到死。>_< 虽然Tom Hagen和Sonny更加青梅竹马,但Michael对Hagen……怎一个囧字了得

囧点一:世界上只有两个人能让Michael违背他自己的心。其一是Kay(把伤痕整掉那次),其二是Hagen(Michael做掉了自己二哥Freddy那次)。一个是让他重新变成美人(在Michael出场的时候,作者白纸黑字写着他的美简直不是个男人的),一个是让他把自己唯一活着而且并不讨厌的哥哥砍了。更绝的是,Kay那次还是她开口请求的Michael,而Hagen则是什么都没插手,Michael只是在潜意识里想要证明自己的手腕并不比Hagen的差而已。他唯一想要超越的人,只有Hagen—哪怕Hagen是他忠心不二的手下。

囧点二:Michael曾经打算让Hagen继承他当教父。他自己也知道,鉴于Hagen是个没有一滴西西里甚至意大利血脉的人而言,这是痴人说梦的事情。当年他老头子让Hagen出任二把手的地位就已经震荡了整个黑手党,并且被视为Don Vito英雄一生中唯一的错误。Hagen要当上黑手党龙头家族的教父,没有他的全力(甚至搏命) 支持是完全不可能成功的。就算他把自己整个人搭进去,也很可能还是不能够。何况Hagen还比 Michael年长,活生生就是一高风险高成本股份。然而Michael对于Hagen的能力是如此看重(敬重?鉴于 Hagen是他老头的影子),他在那时候有为了这念头孤注一掷的决心。

洋洋洒洒的hc,就此展开......
[PR]
# by darkness-song | 2007-08-08 11:40 | 动漫影视文学